「李豬頭李豬頭,我跟你講喔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三小啦?我有沒有說過不准你叫我李豬頭?」
        「靠北!給叫一下會死喔?」
        「會!」
        「那你去死好了!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幹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這老忠,大概是書念得太無聊了,沒事就跑來我位子上討打。等等自習結束之後,看我怎麼修理你。
        「幹,給你一打斷,我都忘記要講什麼了啦!」老忠不滿地瞪了我一眼。「讓我想一下喔……阿對啦!我要跟你講畢業旅行的事情啦!」
        「畢業旅行?」
        「對阿!畢業旅行。」老忠邊挖鼻孔,邊斜眼看著我。「你該不會書唸到啪怠啪怠,連中文都聽不懂了吧?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畢業旅行,大概是我們整個國三生涯當中,最值得我們興奮跟期待的一件事情。想想,這一年內,我們都得為了高中聯考而焦頭爛額。這麼一個可以大家一起出去玩的機會,當然是不能錯過。
        只不過,畢業旅行的地點,學校卻是遲遲不肯公布。一開始的講法,是說要去花蓮太魯閣。但是因為實在是太貴,這項提議就胎死腹中。後來陸續有傳出九族文化村跟劍湖山樂園這些選項,卻也都不了了之。
        看老忠會沒事跑來我位子這邊跟我提畢業旅行,難道他有最新的小道消息?
        「你是又聽說了些什麼了?」我沒好氣地看著他。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幹嘛不講話?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要不要讓我叫你李豬頭?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馬的!好不容易我把現在念的書告了一個段落,願意認真聽你講些五四三了,你還在那邊給我瞎搞?這種欠揍的行為,當然就是需要給他一點教訓。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!好啦!」在被我用蠟筆小新他媽媽的大絕招修理了快兩分鐘之後,老忠開口求饒。「我投降!我投降!不要再轉我的頭了拜託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講是不講?」我瞪著他。
        「講講講,你先放開我啦!」老忠邊說著,邊掙脫我的鎖喉。「我們是要去龍門營區露營啦!三天兩夜!」
        龍門營區,在東北角海岸,北關再上去一點。附近有草嶺古道的入口,很多救國團的露營活動都會辦在這個地方。因為這個地點比較偏北,開車要走好長一段距離,所以老爸老媽平常很少會帶我跟老妹去那邊玩。
        說真的,跟什麼九族文化村阿、劍湖山樂園阿之類的比起來,龍門營區這個選項讓我覺得實在是提不太起勁。畢竟這個地方雖然是在台北縣內,再怎麼說,我們都還是沒有整個穿越過雪山山脈。
        雖然宜蘭好山好水,平常的田野風光我也很喜歡,但是既然是畢業旅行,總是希望可以去個遠一點的地方。就算不能是墾丁那個夢想的國度,倒也是希望可以去外縣市見見世面,讓自己放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龍門營區,真的,不算是個好選項。
        「幹嘛愁眉苦臉的啊?」老忠看我沒啥反應,笑著捶了捶我。「大家一起去露營,會是個不錯的回憶耶!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不會覺得,都要畢業旅行了,去一個這麼近的地方,有點弱嗎?」我邊在我的參考書上畫重點,邊對老忠說。
        「會嗎?我倒不會這麼覺得。」老忠坐在我旁邊,翹著二郎腿。「聽說這次的露營阿,可是有營火晚會的唷!我們每一班都要準備一個節目,在那時候表演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這有很值得興奮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當然有阿!」老忠一臉受不了的表情。「你也不想想,可以在各班面前表演耶!這麼重要的場合,當然值得興奮啦!我一定要讓大家看看我熱舞密訓的結果!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真的是受不了老忠,每次我都會想,他那種莫名的自信,到底是怎麼來的?
        不過,儘管對地點不太滿意,畢竟這還是國中三年中最重要的回憶之一。所以,再怎麼說,我都還是會選擇參加的。
        想到高中聯考完,大家就得各奔東西,還真是有點莫名的感傷呢!

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的模擬考,在我們一片哀嚎聲中,度過了。
        從上次老爸教我怎麼念書之後,對於社會科的部分,慢慢的我也算是有心得了。第一次的模擬考,雖然成績還好,還沒有完全凸顯修正念書方式之後所造成的改變。但是,一百二十六分,相對起我們班的其他人,已經有了相對上的差異。
        「李裕恆你很誇張耶!」拿到考卷的時候,小芬訝異的對我說。「我光是這一科就輸給你輸了快二十分,你也太厲害了吧?」
        「就是說阿!」老忠伸頭看了看我的分數,癟了癟嘴。「本來我還想說我歷史地理稍微給他有那麼點自信,你這分數,根本把我的自信給打趴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?」我歪頭看著老忠,接著,搖了搖頭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怎樣?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根本……不是對手阿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幹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不過,出乎意料的,在我們這群朋友的你一言我一語中,唯獨林佳吟安安靜靜,一句話也不吭。
        「欸!我說林佳吟你是怎麼了?」我回頭看著她。「好不容易考完模擬考,怎麼都躲在後面一聲不吭的?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說說話嘛!」看到林佳吟還是不講話,我不死心的繼續追問。「你社會科考怎樣?這次好像有點難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碰!」
        也不知道我說錯了什麼話,林佳吟把手上的國文跟英文課本,重重的往桌上一砸。這巨大的聲響,不僅是嚇到了我們幾個,也吸引了全班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  「沒……沒事!」大概是沒料到聲音會這麼大,林佳吟臉上一紅。「我……我去廁所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這林佳吟,也真是奇怪。今天是吃到炸藥了嗎?
        沒想到下一堂自習課開始,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!林佳吟說是去上廁所,結果一直到自習課都過一半了,她還是沒有回來。
        「欸!李豬頭,林佳吟去哪裡了啊?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我怎麼知道?」
        「話不是這樣講啊,你們那麼要好,你怎麼會不知道?」
        「拜託!我又不是她肚子裡的蛔蟲,我怎麼可能會知道?」
        不過,雖然說嘴巴上跟老忠這樣講,我還是覺得狀況怪怪的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小鬼不會出了什麼事情了吧?」我默默地想著。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捱到了這堂自習課結束,林佳吟還是沒有回來。
        這下,不只是我跟老忠覺得怪,小芬、小貞、佩珍跟奕君也都開始騷動了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們是不是該去找她啊?」小芬擔心的說。
        「是阿,林佳吟一向不會翹課的。」佩珍看著我。「阿恆你應該很清楚吧!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是沒錯啦!可是為什麼是問我?」
        「因為你跟她最熟阿!」像是講好了似的,所有圍在我們位子旁的朋友們異口同聲。
       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阿?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!我看我們就算是在這邊想破頭,林佳吟也不會憑空出現。」老忠拍了拍我。「我覺得我們應該去找找,看她跑去哪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說得輕鬆。」我搖搖頭。「這古靈精怪的小鬼要是想躲,你就算是想找也找不到她的啦!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知道阿。」老忠很認真的點點頭。「所以,這種事情,我們這些人去找是沒有用的,因為一定找不到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那你有什麼建議?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的建議就是……」老忠突然勾住我的肩膀。「我們要推派一個最懂得她習性,又最理解她想法的人來想想,她可能出現在什麼地方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這個提議不錯。」我想了想,點點頭。「這樣子我們可以不用跟個無頭蒼蠅一樣,四處亂找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是吧!我也是覺得我這個提議不錯。」老忠臭屁的說。
        「那,誰是那個要出去找她的人?」我站起身,看了看大家。
        出乎意料的,大家一陣靜默。
        跟著,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我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?」我疑惑地看著大家。「為什麼是我?」
        「因為你跟她最熟阿!」所有圍在我們位子旁的朋友們,再次異口同聲。

<<待續>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icow 的頭像
dicow

用笑容讓生活更美好~

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