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找林佳吟哪有那麼簡單啊……」我邊在校園裡晃著,邊喃喃自語。
        沒錯!就在大家的堅持與雞婆下,我被推舉出來在第二堂自習課出來找尋林佳吟的蹤跡。
        只不過,就如同我說過的,這古靈精怪的小鬼要是真的想要躲,我看我們應該是沒有人可以找得到她。拜託!光看她平常把這麼聰明的我耍得團團轉,就知道這小鬼有多讓人頭疼。更何況,我們學校可不小呢!這樣突如其然要我找人,是叫我上哪找去?
        在操場晃了半天,連個人影都沒看到。不得已,我在升旗台前坐了下來。看來得先仔細想想這傢伙平常的習慣,不然我永遠都會像個無頭蒼蠅一樣亂竄。
        姑且先不論林佳吟她是為了什麼跑出去,至少從她離開教室前的反應,她那時心情是不怎麼好的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小鬼,心情不怎麼好的話,會跑去哪呢?」我自言自語著。
        心情不好,應該就是想要找個地方一個人靜一靜。但是呢,在這種大家都在上課的時間,林佳吟能靜一靜的地方畢竟也不多……
        體育館,是一個可能性。現在接近開學,校隊的練習暫緩。因此,在這個自習課的時間,很少人會過去那。不過,考量到偶爾會有幾個流氓流氓的學生在那邊偷抽菸,顧慮到人身安全的狀況下,林佳吟大概不會選這個地點。
        一年級的教室,也是一個可能性。現在還沒開學,二年級雖然要上輔導課,但是一年級不必。因此,大部分的一年級教室,都不會有人去。但是,之前曾經發生假日有學生跑來教室偷其他學生沒帶走的東西。因此,學校後來在非上課時段就都把教室門給鎖起來。這麼一來,林佳吟能夠破門而入的可能性,也很低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個林佳吟喔!實在是很麻煩耶!」東想西想,實在想不到林佳吟可能躲哪去,我也不禁焦躁了起來。
        不管了!還是先每間教室都去看看吧!
        先是繞到一年級的教室,我每走過一間,就探頭往窗戶內看一看。說真的,這動作還挺像個小偷的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時候要是訓導主任來,不知道會不會把我抓去訓導處問喔?」我心裡邊想著,臉上邊露出苦笑。
        好啦!走過了一年級十七個班的教室,一個人都沒有。
        跟著,雖然覺得體育館不太可能,我還是往那邊繞過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果然,在那邊,除了阿萬的幾個小跟班坐在階梯上抽菸外,沒有林佳吟的影子。
        「幹!阿那個不是死豬頭嗎?」其中一個跟班,阿文,認出了我。
        「靠北喔!」我笑著回嗆他。「阿你們怎麼又在這邊抽菸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幹!要你管。」阿文深吸了一口菸,緩緩地吐出白霧。「你是衝三小啦!現在不是在上課?我們家大仔都乖乖在教室裡面,結果你跑出來是怎樣?」
        「找人啦!」我四下張望著。「有沒有看到我們班那個女生?」
        「哪個?」
        「林佳吟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說那個,綁個小馬尾,籃球賽有打的那個喔?」阿文捻熄了手上的菸蒂。「沒看到耶!阿你們是怎樣,小倆口吵架喔?」
        「幹!靠北!別亂講話啦!」
        「開玩笑而已啦!幹嘛那麼認真?」阿文邊笑著邊拿起階梯上的可樂。「去別的地方找啦!這邊沒有。有看到的話喔,我們會跟他說你找他啦!」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好啦!謝啦!」
        真是的,這裡也沒有。到底,林佳吟是躲哪去了呢?
        突然!我腦海中靈光一閃!
        「該不會……是跑到那邊去了吧?」我抬起頭,看向遠處。
        說真的,要比隱密程度,那邊的確也不會有什麼人經過。而那個地方的入口,因為在訓導處旁邊,安全性上也沒有什麼顧慮。
        「搞不好……真的在那裡喔!」我邊喃喃自語,邊往那個地方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希望這次,可以順利找到!

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    「你果然在這裡!」從訓導處旁樓梯爬上頂樓的我,一推開門,就看到林佳吟那讓人熟悉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  「怎……怎麼樣?」似乎是沒有料到我會出現,林佳吟有點錯愕。
        不過,除了錯愕,在他臉上我還看到了一點什麼……
        林佳吟,在哭。
        正確一點來說,林佳吟是「哭過」。雖然現在她看起來心情比較平復,但是那哭過的表情是騙不了人的。
        「妳在心情不好什麼啊?」我走到她身邊,隔著圍牆,俯瞰著整個校園。「心情不好到,有必要一個人跑到頂樓來散心喔?」
        「要……要你管!」林佳吟似乎還沒從被撞見的驚嚇中恢復過來,講話還是有點結巴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是不太敢管你啦……」我嘆了口氣。「只不過,妳這樣莫名其妙就鬧消失,你也要考量到朋友們會擔心吧?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怎樣?」我笑著說。「我都找到這邊來了,你要不要告訴我一下,你這大小姐又在鬧啥脾氣啦?」
        「要你管!」林佳吟轉過頭去。「反正,你都是輕輕鬆鬆就有好成績啦!連你不在行的,要背很多的科目,你都沒問題了,你怎麼會體會我現在心裡面的感受?」
        「欸!我說林佳吟你幹嘛這樣啊?」聽到她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酸我,我也不爽了。「你明明就坐我後面,明明就知道我背這些也很累,你幹嘛還講得好像我很輕鬆啊?」
        「因為你比我輕鬆!」林佳吟把頭轉回來,瞪著我。「正因為我看得到你念書,我知道你比我輕鬆!」
        「本來,我都已經強迫自己在心裡承認我比你差了。」林佳吟越講越激動。「本來,我都已經很努力地告訴自己,不要去跟你計較成績,計較誰表現比較好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可是……可是……」林佳吟講著講著,眼淚又流出來了。「可是你又來了!你又開始那種,目中無人的態度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考得好……那……那就……那就考得好嘛!幹……幹嘛……幹嘛一副勝……勝利者姿態……還要……還要關心我考怎樣?」
        什麼啊?連這樣我都會被挑剔喔?
        「為什麼妳還是要這麼計較這種事情呢?」一連串誤會與偏見,突然這樣壓到我身上,讓我不禁也激動起來了。「你根本都知道我的個性怎麼樣,為什麼你要一直一直曲解我的意思?一直一直把我當比較的對象?一直一直,讓自己活在這種不健康的狀況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什麼都不懂!」林佳吟高分貝的吼叫,打斷了我。
        好熟悉的畫面。
        同樣的地點,同樣的話題,幾乎一模一樣的場景。差別只在,當時我們是一年級,現在我們要升三年級。
        我,還要跟以前一樣幼稚嗎?
        「人生,本來就不是單選題。不是每一個人,都會有一樣的個性。所以,不是每一個人,面對相同的問題時,都會給出一樣的答案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這段話,是我在國語文競賽縣賽時,那篇「期待」裡所寫過的。當時寫的時候,自己也覺得很有道理。
        怎麼,真實面對這個人生,我卻又犯一模一樣的毛病呢?
        我,真的,還要繼續這麼幼稚嗎?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好啦……」想到這,我伸出手,拍了拍林佳吟的背。前幾次,林佳吟都伸手把我的手打掉。但是,慢慢的,她平靜下來了。
        「對不起啦!」我看著她。「我還是……跟以前一樣幼稚嘛!你也知道,我說那些不是有意的,妳就原諒我嘛!」
        「就好像,妳如果有一個在上幼稚園的弟弟。哪天,他不小心把你的衣服弄髒了,然後又不肯認錯。雖然你一開始會很生氣很生氣,但是後來也是會原諒他嘛!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就把我當成幼稚園。」看林佳吟還是扳著一張臉,我連忙雙手合十,更展現我的誠意。「別跟我計較,好不好?」
        「噗哧!」看到我古怪的表情,林佳吟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        會笑就好,起碼,給她捏個兩下,應該就沒事了吧?
        正當我繃緊神經,準備挨林佳吟這麼一下的時候……
        奇怪?怎麼什麼動作都沒有啊?
        我轉頭一看,林佳吟已經轉身走向樓梯間。
        「欸!有人這樣直接走掉的喔?」我不服氣的對林佳吟喊著。
        「怎樣?」林佳吟回頭看著我。
        「好歹也跟我說些什麼吧?」
        「要說什麼?」林佳吟眼睛轉了轉。「你不是說,要我把你當成幼稚園的小孩?」
        「是……是沒錯……」我搔了搔頭。「可是你也不是這樣,連點反應都沒有的就走掉阿!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就正在把你當成我那個幼稚園的弟弟阿!」林佳吟笑了笑。「你不知道,我跟我那幼稚園的弟弟吵架,都這樣做的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怎麼做?」
        「不理他阿!」林佳吟轉身,繼續往樓梯間走。「就像這樣。」
        看著林佳吟遠去的背影,我的心情有點複雜。
        一方面,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。好不容易,我才把我自己點燃的,林佳吟的怒火,給平息了下來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另一方面,我好像挖了個坑,然後還自己跳了進去。
        我怎麼會自己承認自己很幼稚啊?
        真是夠笨了我!

<<待續>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icow 的頭像
dicow

用笑容讓生活更美好~

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