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個畢業旅行的活動,最值得我們期待的,大概就屬營火晚會各班的表演,以及第二天草嶺古道健行之後晚上的夜遊了。開玩笑!都已經跑到野外去露營了,少了夜遊這項味道可就說什麼都不對了。
        只不過,就為了我們最期待的這兩項活動,我、老忠跟林佳吟三個,可就忙翻了。老忠是我們班的康樂股長,要負責編排晚會的表演活動。而我跟林佳吟,則是要負責夜遊前後的點名跟全班行進時的帶隊。要知道,晚上點名跟帶隊可不比白天,一個不小心,就有可能有人會脫隊。這時候外面烏漆嘛黑的,找起來可真的會很累人。
        「況且……」我不懷好意的笑著說。「我們也是要擔心,夜遊回來點名的時候人數不對阿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怎麼個人數不對法?」林佳吟歪頭看著我。
        「少人嘛……我們就知道有人掉隊,要大家分頭去找。但是要是變成是多人的話,那可就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可就怎樣?」林佳吟還是一臉不解。
        「就麻煩啦!」我沒好氣地看著她。「欸!我說林佳吟你很木頭耶!怎麼根本聽不懂啊?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到底在講什麼啊?」林佳吟嘟著嘴。「誰聽得懂啊?什麼多人不多人的,荒郊野外怎麼可能會多人?只會少人吧?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覺得不會多人?」
        「是阿!」
        「那如果你真的多算到人會怎麼樣?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多點到的,你敢一個一個下去看他們長什麼樣子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這傢伙,平常都古靈精怪,我不講她搞不好也可以猜得到的,今天怎麼呆成這樣?非得要我解釋到這麼露骨了,才露出害怕的表情?
        原來她的沒神經,是出現在這種地方啊!
        當然,我跟林佳吟麻煩,老忠也沒好過到哪裡去。營火晚會的表演節目,老忠鐵了心想展現他跳舞的功力。但是,也不知道是嫌麻煩,還是他這項愛好平常推廣不夠,他問遍了全班,居然只有三個人願意一起參與。
        「加你四個……應該連營火都圍不起來吧?」我邊挖著鼻孔,邊嘲笑著老忠。
        「幹!李豬頭你真的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耶!」老忠邊碎碎念,邊把手中的籃球往籃框扔去。
        只看到這顆球連籃框都沒碰到,在地上彈了兩下之後,就筆直地掉進了水池。
        「馬的!老忠你怎麼每次都這樣啊!新球你也捨得這樣亂扔喔?」我邊罵著,邊跑去撿球。這個死老忠,打從我認識他開始,他投籃就從來沒準過。投籃不準那還算了,偏偏他就是有個本事,不進的球,不管怎麼彈,就是可以彈進球場旁邊的水池裡。有的時候我都會想,如果今天我們把籃框的形狀改成學校的水池,那老忠搞不好可以進國家隊!
        「李豬頭,你那麼衝動幹嘛?」老忠邊喝著飲料,邊慢條斯理的說。「打球最重要的是冷靜,你沒學過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聽你在放屁!」好不容易從水池裡把球撿回來的我,聽到老忠這一番風涼話,實在是氣個半死。「有空在那邊講一堆五四三,不會去好好練一下投籃喔?你投籃還投水池阿?」
        「就跟你說不要那麼衝動嘛!」老忠從身旁的塑膠袋中拿出一罐運動飲料,順手扔給我。「來!喝幾口冰涼的運動飲料,讓自己消消火。不用客氣阿!多喝點!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那是我買的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馬的這個死老忠,跟他同班三年來,他長大最多的,大概就是臉皮的厚度了吧!

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把球撿了回來,我跟老忠兩個,躺在球場旁邊,跟那顆濕掉的球一起,曬著傍晚的太陽。秋天的傍晚,有涼涼的風吹拂著。這種時候曬太陽,實在是一大享受。
        「欸!李豬頭!說真的,其實我很羨慕你耶!」太陽曬著曬著,老忠突然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。
        「三小啦!羨慕我什麼?」我轉頭瞥了他一眼,癟了癟嘴。「羨慕我去水池撿球嗎?那以後都你撿啦!得了便宜還賣乖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幹!靠北喔!跟你講正經的啦!」老忠一伸手,就給了我一個拐子。「我有的時候,真的很羨慕你。你看你,功課又好,也會打球。雖然沒有我帥,可是長得又高。再加上老練又疼你,你可真的是集三千寵愛於一身耶!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講成這樣,是在怪你媽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靠邀,你講哪去了?」老忠笑著捶我。「我只是有感而發一下,不可以喔?」
        「可以可以,你請隨便。」我坐起身來,拿起了身旁的運動飲料,仰頭就灌。
        「幹!也不懂得謙虛一下喔?」老忠大力的拍了我一把。
        「阿是要我謙虛什麼?」我伸手還了老忠一拳。「你講這堆,我只能無言阿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畢竟,很多你羨慕的東西,都只是剛好是我的優點,然後又被你看到而已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但是,這些優點的後面,也有很多的辛苦,你沒看到阿。像是功課,我常常在家唸到熬夜。或是像是籃球,有的時候光要練體力,操場都得跑好幾圈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是覺得,這些根本沒啥好羨慕的啦!像是你,也有你的優點阿。你跳舞跳那麼好,要我去學,我也學不來。我還比較羨慕你,有一個很棒、專屬於你的特長,可以讓你在像營火晚會這種大場面表演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好啦!」看我話匣子一開就沒完沒了,老忠連忙揮揮手打斷了我。「阿我講一句你就講十句,這樣還得了?」
        「怎麼?死老忠你給人誇也會害羞的喔?」
        「放屁!老子是看不下去你這麼狗腿好不好!」老忠大笑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才放屁吧!」我不客氣地回嗆。「臉都紅了,還說沒有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幹!」大概是被我當場戳破,面子掛不住,老忠往我身上撲過來。兩個大男生,嘻嘻哈哈的在場旁扭打成一團。
        「好……好了啦……」好不容易停下來,老忠上氣不接下氣。「不……不跟你……你……扯這些了。我比較……比較想聽你給我點……建議,看怎麼讓同學願意參加營火晚會的表演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這個太難了吧?」我皺著眉頭。「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向來很隨興,很少硬要別人去做他們不喜歡做的事情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話不是這樣講啊!」老忠癟了癟嘴。「這已經不是強迫不強迫的問題了,營火晚會表演不好,是丟我們班的臉阿!」
        「這些話,你不要只跟我講啊!」我彎腰,撿起了地上的球。「你得把這些話跟同學講,因為是他們要認同你。要能夠讓營火晚會成功,不是只有我認同你就夠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可是……」老忠搔了搔頭。「可是……哎呀!我就是很不會跟同學講這些阿!我就是很怕我一個講不好,會弄到大家都不開心。」
        老忠的這個擔憂,可讓我也啞口無言了。
        說真的,這種事情,的確是很有得罪大家的風險。畢竟,就好像我說的,這是要強迫大家為了我們所謂的團隊榮譽,一起花時間來做一些額外的練習。因此,若是沒把該講的話、該溝通的觀念,好好地講清楚,吵架,是可以預期的。
        這,該怎麼辦呢?
        突然間,我腦海裡閃過一個人影。
        對阿!我相信,她絕對是解決老忠問題的最好幫手!
        「這件事,你要不要去問問林佳吟?」

<<待續>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icow 的頭像
dicow

用笑容讓生活更美好~

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