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實話,有的時候我真的很佩服林佳吟。
        我也不知道林佳吟怎麼跟老忠講的。只不過,從那天之後,老忠居然順利了拉到連他在內十二個人跟他一起練舞。這十二個人的組合,甚至還包括了平常很排斥跳舞的阿淳。
        「林佳吟會變魔術嗎她……」我不禁在心裡,默默地佩服著。
        老忠的問題被這麼的解決了,我的問題,卻才剛剛開始。
        雖然林佳吟很細心,安排事情很有條理。但是,只有在你跟她熟了你才會知道,這傢伙對於很大條的事情,向來都非常的神經質。
        於是,我的耳朵在這短短一周的準備時間內,就遭受了林佳吟密集的碎碎念攻擊。而且這碎碎念攻擊,通常還會伴隨著自動筆的戳背攻擊。
        「欸!李豬頭!昨天跟你講的行程你記住了沒有?」
        「欸!李豬頭!昨天要你幫我查的草嶺古道地圖查了沒有?」
        「欸!李豬頭!昨天要你幫我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我的天啊!拜託饒了我吧!
        就算我可以把耳朵像櫻木花道一樣關起來,每天被戳也是會痛啊!
        而且,林佳吟的這些攻擊,隨著畢業旅行出發時間的逼近,頻率呈現等比級數的增加。從本來一天大概轟炸我一次,到出發前一天,達到一天八次的巔峰!
        「我說林佳吟阿,你幹嘛這麼緊張啊?」好不容易討論到一個段落,我抬起頭來問她。「很多畢業典禮的事情,老師都會幫我們安排好啊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那要是有什麼萬一,你要怎麼辦?」林佳吟邊低頭寫著東西,邊回應我。
        「哪會有什麼萬一啊?」我搔搔頭。「你是說……『數著數著會多一個人』這種『萬一』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不過坦白說,我也不是不明白林佳吟會神經質成這樣的理由啦!
        五個字,責任感太重。
        像是跟她還不熟的時候,她就曾因為自己當班長還帶頭講話而羞愧。或是班際籃球賽的時候,不過就是守不住對方,她也因此難過得要命。現在,畢業旅行,她又被老練交付了這種關係班上同學安全的任務……
        照這邏輯看來,她會這麼神經質,很合理。
        「但是她的神經質,為什麼變成是我跟著受害呢?」一想到這,我就忍不住搖搖頭,嘆了口氣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嘆甚麼氣?」林佳吟歪著頭問我。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沒有。」
        唉!這種事情,還是放心裡想想就好。免得林佳吟脾氣一來,遭殃的人,還不一樣是我?
        「沒有就好!」林佳吟看看錶,動手收拾桌上的資料。「那,明天我們兩個要比大家提前一個小時到學校來準備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啊?」
        「怎麼了?」
        「一個小時?」
        「對阿!有什麼問題嗎?」林佳吟歪頭看著我。
        「欸我說林佳吟阿,你會不會覺得……提前一個小時來學校,有點太早?」我有點不滿。「我們哪有那麼多事情,需要提前一個小時來準備啊?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怎麼到現在還在問這種問題啊?」林佳吟雙手插著腰。「你不知道,對這種活動的準備,要小心再小心嗎?我都還擔心提前一個小時不夠咧!你看我們明天早上還要對名單、順過一次流程、檢查醫藥箱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停停停停停……」看到林佳吟又有滔滔不絕的趨勢,我連忙制止她。「我聽你的我聽你的,拜託別再繼續了。五點半校門口,可以了吧?」
        「這還差不多!」林佳吟拎起了她的書包。「反正,你不准遲到,知道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知道了啦!」我不耐煩的揮揮手。「我向來最準時的好不好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很準時?」林佳吟再次歪著頭看著我。
        「是阿!懷疑啊?」
        「那上次說要請我吃飯,是誰遲到了半個小時?」
        「那……那不一樣!」我搔搔頭。「那次,是老忠跑來我家找我抬槓,所以才會遲到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那,上次說要請我看電影,是誰又遲到二十分鐘,害我們差點錯過三點半那場?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反正,你不准遲到。」林佳吟邊說著,邊走向教室門口。「守時是一種美德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喔。」被她念得啞口無言的我,這時候似乎也只能有這種回應。
        「更何況……」林佳吟轉頭看著我。「你不覺得,讓一個柔弱的小女子,清晨五點半一個人在校門口等,不是很安全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啊?」
        「這位紳士,要發揮你的騎士精神喔!」林佳吟拍拍我肩膀,拉著小芬,笑著跑掉了。
        說到底,妳也是會怕約清晨五點半不安全嘛!那幹嘛做這種妳也不想我也不想的決定呢?
        真是搞不懂!

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    星期六,早上六點半,畢業旅行的集合時間。
        五點半就被林佳吟叫過來的我,一邊狼吞虎嚥的吃著我的雞絲飯,一邊跟老忠、阿峰還有小韋打屁。
        說到這邊,我就有點氣。昨天林佳吟把狀況講得多複雜,好像早上來有多少事情要弄。結果,五點半跑到學校來的我,大概只花了二十分鐘跟林佳吟把該檢查的檢查完,就晾在那邊不知道該幹嘛。
        「看吧!這麼快就弄完了,幹嘛要約這麼早啊?」我打了個大大的呵欠,忍不住抱怨著。
        「有備無患嘛!」大概是受到我感染,林佳吟也跟著打了個呵欠。「反正,想睡的話,等等可以在車上睡阿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拜託!妳又不是不認識老忠他們。」我搖了搖頭。「以他們吵鬧的程度,我等等到車上根本沒得補眠好不好!」
        「別顧著說人家。」林佳吟笑著拿筆戳了戳我。「平常不就是你跟老忠帶頭在吵鬧的嗎?現在你想睡了,車上吵鬧程度應該會只有平常的一半而已吧?」
        「林佳吟妳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看吧!這傢伙對於打擾本大爺的睡眠,一點歉意都沒有。居然還可以抓住我話裡的小辮子反嗆我,真的是有夠機車!
        「欸!李豬頭你幹嘛這麼狼吞虎嚥啊?」老忠在我肩膀上捶了一拳。「看你這樣子,昨天沒吃喔?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幹嘛?不理我喔?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到底是怎樣啦?」
        「幹!沒看我還在吞喔?」我空出一隻手,還了老忠一拳。「現在喔,只有美味的早餐,才可以撫慰我沒睡飽的心靈啦!」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東西啊?」阿峰摸了摸頭,滿臉都是問號。「你沒睡飽?你平常不是也都六點半到學校嗎?今天約這種時間,應該是還好吧?」
        「偏偏,我今天就是比平常早了一個小時到學校來啊!」我邊嚼著我的滷蛋,邊含糊不清的說。「五點半耶!累死我了!」
        「三小阿,李豬頭你這麼早來幹嘛?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問她啊!」我用筷子往林佳吟那邊指了指。「是她說要提前一個小時來準備的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提前一個小時是要準備什麼啊?」
        「準備……唉唷我懶得講了啦!」我揮了揮手。「這種事情喔,讓他隨風而逝啦!吃早餐比較重要!」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鬼阿!」老忠大笑。「還是說其實你們是五點半跑來學校約會……唉唷!」
        這個死老忠,又要開始鬼扯。為了不讓他繼續鬼話連篇,我只好給了他肚子一記拐子。看到他蹲在地上哀哀叫,我可是一點同情的感覺都沒有。
        「李豬頭,你過來一下。」才剛把我的早餐吃完,林佳吟就不放過我了。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!來了!」我把手上的垃圾往老忠手上一塞,就向她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「又怎麼了?不是都準備完了嗎?」我疑惑的看著她。「剛剛也點過名,大家都到了不是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這個給你。」林佳吟伸手,遞給我一罐麥香奶茶。
        「啊?」我伸手接下來,卻是滿肚子疑惑。「幹嘛給我這個?」
        「因為你早上五點半有準時來啊!」林佳吟笑了笑。「算是給你準時的一個獎勵,也順便謝謝你這麼早來陪我弄這些繁瑣的東西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真的假的啊?」我拿著麥香奶茶的鐵罐,翻來翻去的看著。「你這該不會過期了吧?保存期限在哪裡……唉唷!」
         不等我鬼扯完,林佳吟那小小的手,又再次擰上了我的肉。
        「痛痛痛痛痛……好啦好啦!謝謝妳請我喝這杯麥香奶茶,特別是我剛吃完雞絲飯口超乾的,真是久旱逢甘霖阿……妳別再捏了啦!」我忍不住哀嚎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還像句人話。」林佳吟滿意的點點頭,鬆開了她的手。「給人家請客,要懂得感激,知道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是是是……」我邊揉著我剛剛被捏的地方,邊隨口回應著林佳吟。
        這小鬼,這招已經變成了她對付我的必殺技了嗎?可惡!

<<待續>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icow 的頭像
dicow

用笑容讓生活更美好~

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