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十一。」
        「十二。」
        「十三……阿!」一群人尖叫著,爭相把手往桌面上的老K上壓上去。
        你沒看錯,我們正是在玩風靡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經典撲克牌遊戲—心臟病。
        心臟病的玩法相當的簡單。首先,把五十二張撲克牌分給在場所有的人。跟著,每個人依序出牌,並在出牌的同時依序數數。如果你翻出來的那張牌,剛好跟你口中喊的數字一樣,大家就要用最快的速度把手覆蓋到那張牌上。最後一個伸手覆蓋那張牌的人最輸,得把桌上所有的牌都收回他手上。用這種方式一直玩下去,到最後,手上最多牌的那個人就算輸。
        可別小看這遊戲,要知道,要獲勝不但是反應神經要很靈敏,在桌子旁的位子可也至關重要。一旦位子沒有站好,就算你反應很快,被卡住了也只能乖乖地認輸。再加上,我們今天在場玩的有一半是女生,那震耳欲聾的尖叫聲,更讓這場遊戲變得加倍刺激。
        「游忠霖你真的很弱耶!」收完牌之後,小貞不屑的看著老忠。
        「靠!那是我運氣不好好不好?」老忠邊收拾著桌上的牌,邊不服氣地抱怨著。「就像是剛剛,從我的角度根本沒辦法先看到牌是哪張,這樣根本不公平阿!」
        「少來了!」小芬笑著推了推老忠。「你乾脆說你手比人家短,要壓牌的時候比較不方便,這樣大家比較會同情你。」
        「邱、靜、芬、你、說、什、麼?」
        就看老忠一臉陰沉,默默的站了起來。小芬不等老忠發作,尖叫著拔腿就跑。兩個人在佩珍家裡,就這麼上演起追逐戰。
        「在幹什麼阿……」我笑著搖了搖頭。
        幾歲了阿你們?
        不過,說真的,雖然這種幼稚的玩法看了會讓人很智障。但是,這智障的遊戲卻可以讓我們抒發不少平常在學校的壓力。
        畢竟,半年後,我們就要高中聯考了。
        這可是聯考前,也是我們國中生涯的最後一次耶誕節了呢!
        「欸,阿恆。」
        「嗯?」
        「我媽媽說,她幫我們做的蛋糕差不多好了。」不知道甚麼時候,佩珍從我身旁冒了出來。「你來幫我裝盤,分給大家好不好?」
        「喔……沒問題啊。」我搔了搔頭,站起身。「要不要叫阿峰跟小韋一起來幫忙?」
        「沒關係啦!」佩珍揮了揮手。「只是裝盤而已,我想我們兩個應該夠了。而且,我媽可是堅持大家吃東西一定要在餐廳的唷!」
        「是這樣喔?」我笑了笑。「想不到你媽跟我媽還真像。」
        「嗯?怎麼說?」
        「因為阿,我媽也是有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規矩。」我邊說著,邊往廚房方向走去。「有些規矩阿,是一般人很難想像的。」
        「真的嗎?要不要說來聽聽。」我的描述,似乎是引起了佩珍的興趣。「我倒是很想知道還有誰跟我媽媽一樣誇張。」
        既然有美女要聽我抬槓,我的興致也就整個高了起來。於是,我邊將蛋糕分裝進小盤子裡,邊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起老媽平常在家裡的故事。舉凡老媽對餐廳擺設的要求,對廁所清潔的要求,或是老媽會追著我們問說有沒有刷牙等等趣事,我都一股腦兒的講了出來。也大概是老媽的行徑太好笑,佩珍整個笑得合不攏嘴。
        「哎唷喂阿……」佩珍抱著肚子,坐倒在地上。「你媽也太有趣了吧!」
        「哈哈,是阿!」我邊笑著,邊伸手把最後一塊蛋糕放進盤子。「所以,有的時候,當她的兒子可真的是哭笑不得呢!」
        「哈哈哈……」佩珍雖然站了起來,還是止不住笑。「你真的很厲害,你媽的這些要求,平常人都應該是覺得很煩,你卻可以把它講得這麼有趣。」
        「那純粹是因為,聽的人不是當事人吧?」我苦笑著。
        「我倒覺得不是。」佩珍拿起抹布,把剛剛不小心沾到桌上的奶油擦掉。「我覺得,是你講話很有一套。不好玩的事情,都可以讓你講得很有趣。」
        「你也未免太誇獎我了吧!」我邊笑著,邊向佩珍鞠了個躬。「身為一個紳士,被美女誇讚是一定要回禮的。」
        「哈哈哈……好蠢喔!」被我古怪的行徑一逗,佩珍又再次笑彎了腰。「難怪,我終於可以理解這種感覺了!」
        「啊?什麼感覺?」
        「跟你說話的感覺啊!」佩珍看著我,笑了笑。「那個在過去,只有林佳吟感受過的,跟你天南地北聊天的感覺。」

※※※※※

        「李豬頭!李豬頭!」
        「靠北,叫魂阿?」
        「唉唷!大事不妙了啦!」
        「大事不妙啥?」
        「就是……就是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就是啥?」
        「那個……那個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幹嘛吞吞吐吐,有話快說!」
        「唉唷……那個……小芬說,林佳吟好像跟阿淳在一起了啦!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一大早,老忠急急忙忙的把我拉到走廊,慌慌張張的告訴我這個大消息。
        靠!這真的是「千金難買早知道,萬般無奈想不到」阿!
        林佳吟跟阿淳耶!真的是個很奇妙的組合!
        特別是,以我平常對林佳吟的認識,她那傢伙平常最大的消遣,只怕就是聊天。偏偏阿淳這傢伙的個性可是個悶葫蘆,讓他們倆個湊在一起,我還真怕林佳吟三天兩頭就開始跟我嚷嚷著很無聊呢!
        想到這邊,我不禁嘴角微微上揚。
        很有趣呢!其實。
        「靠!李豬頭這都什麼時候了,你怎麼還笑得出來?」
        「嗯?我為啥要笑不出來?」我疑惑的看著老忠。「你不覺得他們這對組合很有趣嗎?比你跟奕君的組合還要有趣呢!」
        「馬的,我跟奕君是有趣在哪裡了?……不是啦!我怎麼跟你在講這些。」老忠搔搔頭。「我要說的是,林佳吟被阿淳追走了耶!」
        「對阿。然後?」
        「然後……然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到底怎樣啦!」看老忠一直吞吞吐吐,我也不太耐煩了。「你跟我在這邊已經耗了快十分鐘了,你到底是想跟我說什麼啊?」
        「就……就……唉唷好啦!你這傢伙怎麼這麼木頭阿?」老忠一臉很受不了的表情。「你跟她不是很好嗎?難道她被人家追走,你就一點感覺都沒有嗎?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我們一直都覺得,其實你們兩個彼此都喜歡對方阿!」大概是憋太久了,老忠開始劈哩啪啦講個不停。「你們平常那麼要好,什麼事情都彼此分享。你的生日,雖然是佩珍提議說要幫你慶祝,卻也是林佳吟幫忙規劃細部的構想。」
        「原來我生日的那個驚喜,是林佳吟想的阿……」我倒是有點意外。「那還真是謝謝她了,想不到她有這麼有趣的點子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那個不是重點啦!」老忠不耐煩地打斷我。「重點在於,你有沒有想過,為什麼她要做這麼多事情?那天晚回帳篷,你以為為什麼老練晚上巡的時候為什麼沒有逮到我們?還不是林佳吟事先都已經先去跟老練講好,老練才讓我們弄到快十二點才回來。」
        「這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還有很多啦!你有沒有想過,為什麼每次林佳吟鬧脾氣或是鬧消失,我們都只叫你去找她?你都沒想過,林佳吟真的是聽你的話你知道嗎?」
        「我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你真的是,什麼東西都不懂。」老忠嘆了一口氣。「即使是現在我拼命幹譙你,你還是一樣不懂,對吧?」
        「是……是沒錯啦……」我搔了搔頭。「因為,我沒有想過這種事情啊!」
        「什麼叫沒想過?」
        「阿我又不像你,對奕君有那麼多的喜歡。」我邊講著,邊在腦海中整理我的思緒。「我根本不覺得,我有『喜歡』上林佳吟阿。」
        「呃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一直以來我不是都跟你們說了嗎?我們大家都是好朋友阿!」我搖了搖頭。「我是真的沒有想過我跟她在一起這種事情。」
        「你真的假的啊?」老忠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我。「你這樣真的很神奇耶!」
        「真的啦!」我笑著拍了拍老忠。「像是你剛剛跟我說他們兩個在一起了,我也沒有很不開心的感覺啊。相反的,我只是在設想,他們要是在一起之後,會變成怎樣。你不覺得很有趣嗎?」
        「馬的!我真的沒想過我會遇上所謂的愛情絕緣體耶!」老忠嘆了口氣。「這樣還變成是我們這票朋友在瞎操心了。」
        「那我是該說我真不好意思嗎?」我大笑。「為了一個根本不存在的理由道歉?」
        「你應該!」老忠一臉認真。「為了你的事情,你知道今天早上我死了多少腦細胞嗎?」
        「是喔?那真是不好意思!」我雙手合十。「老忠,我真的很抱歉。」
        「這……」大概是我道歉得太有誠意,老忠反而愣住了。「這……不需要這客氣啦!」
        「不行!你一定要聽我講完!」我堅持。「我對於傷害了你的腦細胞,真的感到非常的抱歉。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特別是……」我憋著笑。「特別是當你的腦細胞本來就沒多少的時候,我任何一點些微的傷害,都佔了很大的比例。真的很對不起!」
        「馬的李豬頭你找死!」老忠聽了半天,發現被我拐了個彎奚落了一頓,氣得揮手捶我。
        而我呢?哪有那麼笨啊?我當然是拔腿就溜囉!

<<待續>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icow 的頭像
dicow

用笑容讓生活更美好~

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