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林佳吟跟阿淳開始交往之後,慢慢的,我們開始比較少談天說地了。
        好啦!嚴格說起來,也不完全是因為他們交往的關係。
        「李裕恆,我看你愛講話的毛病,即使把你位子換到林佳吟前面,似乎也得不到解決。」老練在學期末的結業式上,還是不忘奚落我。「更慘的是,因為你,現在似乎連林佳吟都變得很愛講話了。」
        「我哪有……」林佳吟無辜的回應,惹來了班上同學的哄堂大笑。
        「安靜!安靜!」老練看大家笑個沒完,連忙揮手制止大家。
        「本來嘛!讓你們兩個繼續坐在一起,反正不影響你們兩個的成績,我也沒什麼好管的。」老練邊說著,邊走到了我們的位子旁。「但是,現在離高中聯考只剩下六個月了。對我來說,我會希望你們可以起到教導班上同學的功用,帶著班上的同學一起進步。」
        「因此,我需要把班上幾個在聯考上榜邊緣的同學,安排在你們的座位附近。」老練敲了敲我的桌子。「下個學期開始,李裕恆你跟林佳吟的位子要分開。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我跟林佳吟異口同聲。
        「李裕恆你跟王孝淳換位子。」老練拍了拍我,伸手往後排指了指。「你去坐在蔡佩珍、陳奕君、還有陳福萬中間,負責去當他們幾個的小老師。」
        「林佳吟呢,則是繼續坐在這個位子。」老練跟著敲了敲林佳吟的桌子。「你要負責把王孝淳、邱靜芬還有游忠霖的功課顧好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我才不需要她幫我顧咧!」不等老練說完,老忠出聲抗議。
        「游忠霖。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椅子。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十圈。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還要再增加嗎?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我去……」
        就這樣,我跟林佳吟的位子,分開了。
        雖然說,我們大家都是朋友。做到佩珍跟阿萬旁邊,並不會讓我有被「發配邊疆」的感覺。但是,平常少了林佳吟的絮絮叨叨,少了偶爾需要擔心一下,自己背上會挨一記自動筆攻擊的緊張感,生活,就好像少了一點什麼。
        「你是有被虐狂嗎?」老忠挖著鼻孔問我。
        「……幹……」
        好啦!就當作,自己只是一開始的不習慣吧!
        畢竟,從我位子被換到林佳吟前面到今天,也差不多整整兩年了。
        「算是一種另類的畢業嗎?」我默默地想著。
        不過,相較起我個人些微的感傷,佩珍跟奕君兩個,倒是相當歡迎我的到來。
        「全能的小老師耶!」佩珍興奮的說。「不像那個游忠霖,就算要他教,了不起也只能教數學。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蔡佩珍你甚麼意思……」老忠垮著臉。
        而坐在我後面的阿萬呢?
        「幹,你坐過來之後,拎北就可以更大方地睡覺了!」阿萬拍了拍我的肩膀。「反正你比我高,多幫我擋著點,知道嗎?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好啦!不要這樣一張臭臉好不好?」阿萬歪著嘴笑了笑。「拎北下次球場上放水讓你吃兩球啦!」
        「三小,要吃你還需要你讓嗎?」我不屑的斜眼看著他。「你那麼弱。」
        「靠北,馬的太久沒教訓你你就秋起來啦?」阿萬大笑著捶了我一拳。「媽的帶種等等體育課挑一場阿!」
        「誰怕誰啊?」我笑著還手。「但是你被我吃一球你數學就要多算五題。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幹,有這種的喔?」這下換阿萬垮著臉了。「改成請飲料可不可以?」
        「馬的,你不是很秋說我吃不掉你嗎?」我笑著敲了敲阿萬的桌子。「別被吃就不用多算數學啦!」
        「幹!那就走著瞧。」阿萬笑了笑,又趴回了桌上。「等下課再叫我。」
        挖咧!上課鐘才剛響而已耶!
        老練要我到這邊來當小老師,我看會讓我最頭痛的,大概非阿萬莫屬。
        能不能就像剛剛講的,靠著籃球讓阿萬肯多看一點書,好歹可以讓他考上個高職或是中道中學呢?
        試試看吧!
        只是,這樣我不就在課業之餘,還得加碼多練點籃球啊?
        我怎麼這麼苦命阿我?

※※※※※

        換過來這個位子的不適應,很快的就煙消雲散了。
        這真的,多虧了佩珍。
        以前,坐在林佳吟前面,雖然多少會跟小貞他們閒聊,但是畢竟時間不多。
        現在正式坐在佩珍前面,這才讓我發現,佩珍健談的程度,只怕還要超越林佳吟!
        怎麼說呢?
        「欸!李阿恆,你這邊三國的歷史是怎麼背的?教我一下好不好?」
        「這個……我打電動打多了背起來的耶,突然要我教我也不知道要怎麼教阿。」
        「你講講看嘛!」佩珍一臉渴求的表情。「大不了,我也跟你一起打電動,總學得會了吧?對了!講到電動阿,其實我也會玩喔!像是那個天使帝國,人物圖像好可愛唷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看吧!如果說林佳吟的強項,是在每天可以有各種新鮮的聊天話題,那佩珍的強項,就是在不論哪種對話中,延伸出更天馬行空的話題。
        正因為佩珍的這種個性,很快的,我揮別了我一開始小小的不適應。
        只不過,當看著林佳吟熱切地跟阿淳討論的功課,我心裡頭還是有種莫名的感受。說真的,我也說不上來那是什麼。
        「就這樣吧!如果這點事情就要覺得不開心,那大家畢業的時候,自己可不就會哭慘了?」我默默的在心裡告訴我自己。
        既然自己都摸不清自己在想什麼,那就不要去想了!
        這樣子,人生才能過得比較快樂吧!
        接下來的日子,我們就一直在念書、考試、念書、考試的循環中度過。
        沒辦法,身為即將面臨高中聯考的考生,「玩樂」對我們來說,可是一種奢求。
        「欸!李阿恆,這題數學你可不可以教我一下?」
        「欸!李阿恆,你公民上次畫的重點可不可以借我看一下啊?」
        「欸!李阿恆,理化這道式子是怎麼推導阿?」
        「幹!死豬頭,拎北這題數學需要你教一下啦!」
        有沒有覺得這些對話,跟我們之前的狀況不太一樣?
        「……為啥變成都是問我啊……」我苦笑著搖搖頭。
        不過,雖然從「互相討論」的角色,轉變成「小老師」的角色,對我來說,倒沒有增加太多負擔。畢竟,高中聯考已經進入倒數計時,我自己的課業,也多半都已經在複習的階段。
        更何況,被像佩珍這樣的美女問問題,其實是還挺心曠神怡的。
        像是老忠,可羨慕著呢!
        「李豬頭,有件事我真是想不懂。」
        「三小?」
        「為什麼,你都可以跟美女一起討論功課呢?」老忠咬著漢堡,口齒不清。「你又沒我帥。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欸!為什麼啊?」
        「我說老忠阿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怎樣?」
        「你是自信過剩吧?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你叫帥,那小涵就是美女啦!」我挖著鼻孔。「你們要不要乾脆在一起啊?反正你又追不到奕君?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靠北……」老忠賞了我一拳。
        時間很快的,就到了五月。
        羅東是個潮濕的地方,特別是在夏天的時候。所以,即使只是五月,潮溼的天氣會讓人在教室裡很不舒服。
        「有沒有這麼熱啊……」老忠邊趴在桌子上,一邊發出呻吟。
        「夠了沒阿你!」我不耐煩的揮揮手,順便把自己額頭上的汗擦掉。「你今天講快一百次有了。」
        「可是,真的很熱啊!」老忠不服氣的說。
        「所以咧?關我屁事?」我伸手把滴到參考書上的汗水擦掉。「我又沒辦法在學校生台冷氣給你。」
        「誰要你生冷氣給我啊。」老忠癟了癟嘴。「我是有事要跟你商量好不好!」
        「三小?」
        「態度很差耶你!」
        受不了老忠一直在旁邊亂,我決定闔上參考書,專心聽他講話。
        「你很煩耶!」我瞪著他。「要幹嘛快說,我認真聽你講。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怎樣?」
        「我不想說了。」
        「幹!」
        這個死老忠,個性真的是很爛。每次,他都喜歡在你認真做別的事情的時候,跑來你旁邊搗亂。但是呢,當你認真想聽的時候,他又喜歡賣關子。
        對付這樣的個性,我向來只有一個很簡單的方法。
        給他一頓痛揍!
        「好啦好啦!我說!我說!」老忠邊伸手阻止我扁他,邊開口求饒。「我講就是了,阿恆你不要再打了啦!」
        「給你五秒鐘。」我瞪著他。「計時開始。」
        「可不可以多寬限一點時間?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一……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好啦好啦!」老忠大概是被我扁怕了,連忙制止我繼續倒數。「我說就是了嘛!」
        「碧沉西瓜,你聽過沒有?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陳幸蕙寫的,碧沉西瓜阿。」
        我無言。
        這在打哪門子啞謎阿?

<<待續>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icow 的頭像
dicow

用笑容讓生活更美好~

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