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老忠說的,是老練要他在大家聯考前舉辦的小活動。
        一個去運動公園旁的「搜尋西瓜」之旅。
        「挖靠!這也太智障了吧?」我驚呼。「大夥兒騎腳踏車去羅東運動公園旁的河床看西瓜?」
        「你小聲點啦!」老忠連忙制止我。「老練說,這是個秘密。」
        「秘密?」
        「就是希望大家在最後一次模擬考跟段考之前,可以先出去玩一遭阿。」老忠聳聳肩。「我哪知道。」
        「這種秘密,還真是會帶來驚喜阿。」我搖搖頭。
        說實在話,在現在這種考試壓力這麼大的時期,可以有個活動讓我們出去走走,是很值得高興沒錯。可是,去河床看西瓜?這真的是個太智障的提議!姑且不論我們小時候就常跑去溪邊,西瓜長什麼樣子,我們早就看到快爛掉。光看現在這種太陽,在河床邊那種沒有樹蔭的地方,說真的,不被曬死才有鬼!
        我真的覺得,老練這個國文老師,有時候,真的太詩情畫意了點。
        不過,就算是我們有再多意見,在我們十五班,老練的話,就是聖旨。
        不然,有人想嘗嘗「舉著椅子青蛙跳十圈」這種本班十大酷刑嗎?
        我可不幹!
        於是,母親節過後的那個禮拜三,我們在吃過中飯之後,浩浩蕩蕩的從學校出發。
        說真的,今天出發的我們,運氣真的是挺好的。因為,今天雖然太陽很大,但是外面的風,卻也不小。騎腳踏車的時候,風這樣迎面吹來,帶走了不少暑氣。
        從我們學校到羅東運動公園,大家走的,是田園間的小路。雖然說走公正路一路過去相對來說比較簡單,但是,畢竟車比較多,騎起來比較危險。再加上,走田間的小路,周圍的樹比較多,整段路程比較涼爽。因此,我跟老忠協議好,就帶著大家改走這段。
        因為不是大家都有腳踏車可騎,因此,這趟校外教學,有些同學就得雙載。
        佩珍,是其中一個。林佳吟,也是其中一個。
        「怎麼辦?」出發前,我們幾個聚在一起傷腦筋。「我們只有阿恆的車可以載人耶。」
        「阿萬的車看來也是可以載人的。」跑去四處問了一輪的阿峰,氣喘吁吁的回報。「他說我們講好誰要去坐他車就好,他無所謂。」
        「那……」小貞轉頭看著大家。「怎麼分?」
        我看了看林佳吟,又看了看佩珍。
        「我是無所謂啦!」我搔了搔頭。「你們決定就好。」
        「恩……」林佳吟低頭想了想,跟著,轉頭看向小貞。
        「我……去坐阿萬的車好了。」
        「喔?」小貞看了看林佳吟,再回頭,跟佩珍交換了一下眼神。
        「那好吧!」小貞聳了聳肩。「就……佩珍坐阿恆的車,林佳吟坐阿萬的。」
        既然大家有了決定,我便跨上了腳踏車。
        林佳吟,低著頭,從我面前走過。
        讓我有點意外的是,從我們大家聚在一起討論,到她做出要坐阿萬車的決定。林佳吟,從頭到尾,都沒有跟我有任何眼神的交會。
        我神經再大條,也會覺得奇怪。
        雖然說,自從小芬傳出林佳吟跟阿淳交往的消息,到後來我換了位子坐到佩珍後面,我跟林佳吟交談的機會,大幅度的減少。但是,躲避我?沒理由阿……
        「李阿恆,你在想什麼?」坐在後座的佩珍,戳了戳我的背。「大家都出發了耶?」
        「喔……沒事!」我回過神,發現校門口只剩我們這組。「我……剛剛想點事情,出神了。我們出發吧!」
        不管了!反正,林佳吟怪,也不是一天兩天。
        我曾經嘗試過多少次,想要把她的行為,做出合理的解釋。只可惜,每一次,我都失敗。
        所以,這次,我還是別想那麼多吧!
        「反正,到她想要跟我講的時候,她自然就會跟我講了吧!」我默默的在心裡想著。

※※※※※

        「李阿恆,你騎得很慢喔!」
        好不容易,我們在路程的一半左右,追上了已經先出發的大家。沒辦法,後座坐著佩珍,騎腳踏車可不能像之前自己一個人騎一樣死命地亂飆。更何況,我的車可沒裝火箭筒。佩珍光是要穩穩地坐在後面都已經很辛苦了,我再飆車,只怕騎沒多遠她就會摔下去。
        「沒……沒啦!」好不容易趕上大家,我有點上氣不接下氣。「剛……剛剛出發的……的時候,稍微……稍微慢了點。」
        「是這樣嗎?」阿峰騎在我旁邊,不懷好意地笑著。「我看,你是因為難得載到正妹,所以故意騎慢一點好增加跟佩珍相處的時間吧!」
        「聽你在鬼扯!」我瞪了阿峰一眼。「阿峰你少亂講話!」
        「哎呀!我說阿恆阿,你幹嘛害羞咧?」老忠這時也跟著加入戰局。「人家都說阿,『窈窕淑女,君子好球』,喜歡,就要大膽地說出來嘛!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是『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』吧?」
        這個死老忠,都快要考聯考了,怎麼還是別字連篇?
        差不多半小時後,我們到達了目的地—廣興橋下的河床。
        「欸!阿恆。」
        「幹嘛?」
        「我說阿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怎樣?」
        「那傳說中的,『沙田內星羅棋布的西瓜』,在哪?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也就是這麼不巧,雖然我們興致勃勃地跑來尋找「碧沉西瓜」,但似乎種西瓜的農人們快了我們一步。
        沙田,還是沙田。但是原本應該在裡頭點狀分布的碧綠,消失了。
        「什麼啊?」老忠不滿地踹著地上的石頭。「白跑一趟了!」
        「也還好啦!」我搔了搔頭。「如果當作只是出來透透氣,心裡會舒坦點吧?」
        「就是阿。」一路上都沒開口的佩珍,這時也說話了。「老實說,光是看西瓜我們大家興趣都不大吧!吃西瓜還比較有點意思。」
        「說到吃西瓜……」阿峰指著河床旁的小路。「你們看那邊是不是有個賣西瓜的小攤?」
        「真的耶!」小貞順著阿峰指的方向望過去,驚喜的大叫。「走啦走啦!我想要吃西瓜!」
        不等小貞講完,我們一夥人馬上爭先恐後的往那個小攤子衝。開玩笑,剛剛騎了半個小時的車,大夥兒都是口乾舌燥。現在好不容易看到一個可以解渴的地方,當然不能輕易地放過!
        小攤子的主人,是個中年的阿伯。原來這附近的瓜田,是他家所有。我們這趟來之所以會撲了個空,是因為大概兩天前他就已經陸續地把瓜田內的西瓜採收完成。
        「下次要看到西瓜成熟,可能要七月多囉!」阿伯憨厚的笑著。「歹勢阿,我不採收怕西瓜爛了,早兩天來可能就看得到了。」
        「沒關係啦阿伯!」老忠眼珠子轉了轉。「如果你可以請我們大家吃你這麼甜的西瓜,我們今天也就沒什麼遺憾啦!」
        「死猴仔子!」阿伯大笑。「這麼小就會討價還價喔?好啦!阿伯一人請你們吃一片,其他還要吃的自己買。」
        「耶!謝謝阿伯!」也不等我們其他人反應,老忠就厚顏無恥的伸手拿了桌上的一片西瓜,自顧自地坐到旁邊啃了起來。
        「你們都別客氣阿!」阿伯吆喝著我們。「都來吃都來吃,反正我要是賣不出去也是放到壞掉。吃了好吃記得叫爸爸媽媽來買阿!」
        「那……我們就不客氣囉!」
        於是,我們八個人,排排坐在河堤上,啃著紅色果肉的西瓜。
        等等!
        八個人?
        「欸,老忠,林佳吟跟阿淳咧?」我邊吃著西瓜,邊含糊不清的問著。
        「幹嘛問我啊?我哪知道?」老忠聳了聳肩。「你問問看小芬吧!」
       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小芬先是看了看我,欲言又止。
        「怎麼了?」我一臉疑惑。「有什麼問題嗎?」
        「李阿恆,難怪林佳吟都說你是豬頭。」小貞瞪了我一眼。「他們兩個一起消失,關你什麼事情阿?」
        「呃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人家他們可是男女朋友喔!」阿峰看著我,笑了笑。「就算是獨處,也不讓人意外吧?」
        對阿!我都忘了!
        林佳吟,有男朋友了。
        小貞罵得真好,我可真是豬頭,居然完全沒意識到這件事。
        我搖了搖頭,為自己的愚蠢,輕輕地嘆了一口氣。

<<待續>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icow 的頭像
dicow

用笑容讓生活更美好~

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