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不好意思不好意思……」
        就在我使出我的十字固定技,痛扁老忠的同時,佩珍跑回來了。
        「哎呀!佩珍你終於回來了。」老忠連忙躲到佩珍身後。「你再不回來喔,我帥氣的臉,恐怕會被這暴力男給毀了。」
        「我去你的!」我忍不住笑了出來。「你也真是有自信,還帥氣的臉咧!」
        「本來就很帥氣阿!」老忠不甘示弱。「人見人愛耶!」
        「屁啦!」我不屑的癟癟嘴。「通通都你自己講的,我看只有你媽會附和你吧!」
        「誰說只有我媽?」老忠轉頭看向佩珍。「不然你問問看佩珍阿!」
        「我?」佩珍還沒有進入狀況。「問我什麼?」
        「問你說,老忠帥不帥?」我忍著笑。「不然他很不服氣,說我們審美觀都很差。」

        「這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佩珍,我知道妳人最好了!」老忠眼中露出渴望的眼神。「我相信天秤座的妳,一定可以做出公正的判斷。不像另外那個天秤座,根本就是壞掉的天秤!」
        「喂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佩珍看了看老忠,又轉頭看了看我。「我……游忠霖你……好啦!你還算蠻帥的啦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看吧!」老忠得意的看著我。「我們班的班花,說我帥,阿恆你沒話講了吧!」
        「可是阿……」佩珍突然又開口了。「你的帥……要看狀況。」
        「什麼意思?」
        「就是說……」佩珍的眼睛轉了轉。「如果……跟身高不滿一百七的男生比起來……你應該還算是帥的吧……」
        佩珍話還沒說完,我馬上很不給老忠面子的大笑。而老忠呢?只看他臉上一陣青一陣白。要知道,老忠這傢伙雖然平常很有莫名的自信,但是他自己也常講,身高不滿一百七可是他永遠的痛。因此,每次我們大家鬥嘴的時候,雖然老忠那張嘴巴非常會講,只要一碰上大家吐槽他身高,往往他就會變成啞巴。
        「好啦好啦!游忠霖我開你玩笑的,你不要生氣喔!」佩珍雙手合十。「你其實長得蠻好看的啦!」
        「來不及了啦!」老忠一臉受傷。「佩珍你實在太傷我的心了!看來我只好拋棄你們,默默地騎腳踏車回家,關在房間裡哭泣。」
        「不要這樣嘛!」佩珍對著老忠鞠了個躬。「我不是故意的啦!況且,我爸媽說他們一時間還沒辦法來接我,可能得要我在這邊等個一個小時耶!你們要是不陪我等,我一個人可不敢待在這麼黑的地方。」
        「哼!都已經傷了我的心還要我在這邊陪妳等喔?」老忠癟了癟嘴。「那不然你說,我跟阿恆,誰比較帥?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雖然我知道妳跟阿恆應該是比較要好啦!」老忠賊賊的笑了笑。「但是喔,我還是要相信一下星座書上寫的,天秤的人都很公正,不管什麼事情都會給出很中肯的評斷。快點!我跟阿恆,誰比較帥?」
        「呃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死老忠,幹嘛扯上我啊?」我瞪了他一眼。「佩珍妳別理他,他不陪妳等,我留下來就是了。再大不了,反正我知道你家在哪,我可以騎車載妳回家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真的嗎?」佩珍突如其來的反應,讓我跟老忠都嚇了一大跳。「你真的願意載我回家嗎?我家在五結那邊,有點遠耶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呃……」我搔搔頭。「是沒有問題啦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那真的太好了!」不等我把話講完,佩珍轉頭就往公共電話那邊跑。「我現在就再打通電話跟我媽媽說,你要等我喔!」
        這一切,實在是都來得太突然。因此,我跟老忠,只能目瞪口呆的,望著佩珍的背影。
        「欸!我說李阿恆阿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怎樣?」
        「你會不會覺得,現在這場面有點怪?」
        「呃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我怎麼覺得……」老忠搔了搔頭。「你們兩個之間,好像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嗯?」
        「好像……有點不太對喔?」
        「這……」我看著老忠。「應該也還好吧?佩珍只是覺得有人可以送她回家,所以比較開心吧?」
        「不太對耶!」老忠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。「我倒覺得,不單純是這樣。」
        「那不然是怎樣?」
        「我總覺得……」老忠仰頭看著黑漆漆的天空。「佩珍,打從一開始,就想要你載她回家!」

※※※※※

        「欸!李阿恆!」
        「嗯?」
        「你幹嘛一路上都不說話?」佩珍敲了敲我的背。「累了?」
        「沒……沒有阿……」我回答得有點心虛。
        唉!還不就那個死老忠。剛剛的那席話,一直在我腦海裡面迴盪。
        「我總覺得,佩珍,打從一開始,就想要你載她回家!」
        「最好是有那麼好的事情啦!」我嘟噥著。
        「嗯?李阿恆你在跟我講話嗎?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沒事。」
        就這樣,在騎車載佩珍回家的路上,我們的對話,很少很少。
        其實也不能說很少。
        雖然說我因為自以為尷尬,所以不太主動跟佩珍講話。但是佩珍的話匣子,可沒有關上過。
        「剛剛我們吃的臭豆腐真的很好吃耶!」
        「剛剛學校裡面好黑喔!我跑去打電話的時候,都有點怕從黑漆漆的校園裡面突然衝出可怕的東西!」
        「剛剛轉角那家新開的麵包店,他有賣很好吃的泡芙喔!」
        「欸!你看羅東夜市裡面那家新開的土魠魚羹好熱鬧喔!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看吧!我早就講過了,雖然佩珍跟林佳吟的個性很不一樣,但是「熟起來之後話就很多」的這個個性,兩個人還真像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。
        「李阿恆!」
        「嗯?」
        「你真的都不理我耶!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還裝死!」佩珍嘟著嘴。「回我家的路你都騎一大半了,大部分都是我在講話耶!你除了有一搭沒一搭的應兩句以外,都不太理我!」
        「我……我……我有嗎?」
        「你就是有!」佩珍假裝生氣地捶了我一下。「快說!你到底在想什麼?」
        「欸……」我歪著頭,迅速地想著該怎麼搪塞她。「我在想……明天數學要考的範圍好多,都還沒有念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你騙人!撒謊被我抓到了吧!」佩珍噗哧的笑了出來。「明天只有要考公民跟英文兩科,哪裡來的數學阿?」
        「呃……」
        哇咧!這下可真的糗了。我還真沒想到佩珍記性有這麼好,我隨口胡謅的理由,居然當場就被她戳破。
        這下,怎麼辦呢?
        「哼!不講就不講嘛!小氣鬼!」佩珍別過頭去。「既然你這麼小氣,那我也不理你了!」
        「欸!別這樣啦!好啦,我說我說。」
        雖然,我不是真的很害怕佩珍生氣。畢竟像現在這種情況,她的生氣,八成是裝出來的。只不過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她這樣對我鬧彆扭,我總覺得不哄一下,好像是我的錯……
        「就是阿,我們今天不是一直在鬥嘴嗎?」我邊騎著腳踏車,邊斟酌著自己的用詞。「老忠在旁邊看到了,趁你不在的時候就一直開我玩笑。」
        「嗯?開什麼玩笑?」
        「也……也沒有啦!」講到這邊,我倒有點不好意思了。「就……就是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就是什麼?」
        「就是……哎呀!你也知道的嘛!」我轉了個彎,放慢速度,小心翼翼地騎過平交道。「就是,老忠會開玩笑說,我們的關係不單純阿……鬧我說我是不是喜歡妳啊……之類的啦!」
        「是喔?」
        「嗯,對阿……」我搔了搔頭。「他還跟我說,他覺得妳今天是刻意要讓我載妳回家的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慘了!我話才一出口,就知道大事不妙!
        平常跟老忠油嘴滑舌慣了,可我怎麼會在佩珍面前這樣油嘴滑舌呢?
        真糟糕!會不會被他討厭啊?
        「對不起對不起……」我連忙道歉。「真不好意思,平常跟老忠亂講話習慣了,不小心就亂開玩笑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別生氣嘛!」看佩珍沒反應,我倒有點緊張了。「妳也知道,老忠那也只是亂講的,妳別生氣啦!不然我請你喝飲料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我沒生氣啊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嗯?」
        「我只是……在想要怎麼跟你說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啊?說什麼?」
        「在想……」佩珍小小的聲音,有一點猶豫。「在想,要不要跟你承認,我今天的確是故意要讓你載我回家的……」

<<待續>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icow 的頭像
dicow

用笑容讓生活更美好~

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