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總之呢,我還是覺得,重點在於你自己不要刻意的去對自己強調你跟佩珍的關係。」林佳吟語重心長地說。
        「拜託,你想了快半小時怎麼只有這種結論啊?」我埋怨著。「沒什麼幫助耶!」
        「李豬頭,說你幼稚你就是不承認。」林佳吟白了我一眼。「這整件事情最難解的地方,就是因為你太幼稚,不懂得怎麼去應對好嗎!」
        「與其在你跟佩珍的關係上,一步一步的教你怎麼做,還不如從『你自己』的情況出發,相對來說還簡單點。」
        「是這樣嗎?」我狐疑的看著林佳吟。「我怎麼覺得,如果只是你講得這個做法,實在是很簡單?」
        「簡單在哪?」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「很簡單啊!」我搔搔頭。「就照著平常的樣子,把她當朋友嘛!」
        「說你笨,你還真的是不聰明耶!」林佳吟搖搖頭。「喜歡起一個人,狀況不會向你想的這麼簡單的!」
        「當你喜歡一個人,你會常常想到他。你會每天都希望跟他講到話,會希望每天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你身上。」
        「吃飯,你會希望跟他一起吃。念書,你會希望跟他一起念。補習的時候你會希望跟他在一起,放假的時候你也會希望跟他一起度過。」
        「當你喜歡一個人,你所想像的一切,就再也不只是你自己。不論你喜不喜歡,你的腦袋,就是自然而然的會浮現對方的畫面。這種事情,沒有所謂的理性,也不需要任何的原因。」
        「雖然你現在,口口聲聲說你不明白所謂的喜歡應該要是什麼樣子。可是,其實,你心裡面是對佩珍有意思的吧?因為,當我們談論到要怎麼應對佩珍的時候,你的反應不是『你要怎麼拒絕』,而是『怎樣處理才能兩全其美』。」
        「所以,遲早,你在跟佩珍的相處當中,會讓你自己的那份『喜歡』開始萌芽。而當你的『喜歡』萌芽的時候,你就沒辦法像現在這樣理性地跟我討論這些心情。所以我給你的建議,才會是要你不要刻意去強調這份關係。只有這樣,你們的相處才能夠自然。而自然的相處,對戀愛的關係來說,才會是最好的。」
        林佳吟這劈哩啪啦的一大串,整個就是讓我瞠目結舌。
        雖然,平常聽林佳吟談天說地久了,我很清楚只要她的話匣子一開,那是絕對停不下來。但是,我可沒有想到,平常看起來很像戀愛絕緣體的她,居然連愛情這檔事,都可以講得頭頭是道。
        看來,有談過戀愛的,真的是跟我這種呆頭鵝不一樣。
        「怎麼呆掉了?」林佳吟搖了搖我。「我在跟你講認真的耶,你有在聽嗎?」
        「有有有……」我點點頭。「我很認真地在聽。」
        「真的嗎?」林佳吟歪著頭,看著我。「那怎麼看起來呆呆的?」
        「我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是在認真的想,我講的話有多麼正確嗎?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說真的,我還真不知道,這小鬼這麼強大的自信是從哪裡來的。
        但是,也的確是該謝謝她。謝謝她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,能夠給我明確而且實際的建議。
        想想,一直以來,似乎都是這樣。在每一次我沒有辦法做決定,或是自己想太多的時候,林佳吟總會給我適當的建議,讓每一個我遇到的問題可以順利的解決。
        也難怪她會說我幼稚了!少了她,有不知道多少的困難,我會不知道該怎麼解決。
        「喂!李豬頭你在想什麼?」林佳吟大力地在我背上拍了一把,把我從思緒中拉了回來。「你要是再不理我,我可就扔下你回家囉!」
        「沒……沒有啦!」我搔搔頭。「我只是在想……妳……妳怎麼會這麼清楚,這些戀愛的大小事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像是你描述喜歡一個人的心情,或是描述戀愛中的矛盾,都真的是很寫實又很生動耶!」我轉身面向林佳吟,讚嘆地說。「所以我在想,妳一定是有經歷過,也許是對阿淳吧!所以,妳才能夠講得這麼透徹!」
        「所以,我想,我應該要謝謝妳。」我看著林佳吟,雙手合十。「因為有妳幫我分析,我現在對於戀愛這件事,雖然不能說是了解,可是的確是清楚得多了。」
        出乎我意料之外,對於我的稱讚,林佳吟完全沒有報以得意的表情。相反的,我看到她臉色一沉,把頭轉向一旁。
        「阿淳……嗎?」林佳吟喃喃自語。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我的確,有喜歡過一個人。」林佳吟深吸了一口氣。「那時候,我常常在想他,也常常什麼事情都想要跟他一起做。」
        「我每天都只想著跟他講話,每一件事情如果可以的話,我都只想著要跟他一起做。」
        「起先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。我不知道為什麼當我回家看不到他的時候,我會有點失落。當我出去旅遊沒辦法見到他的時候,我會有點難過。」
        「後來我就想懂了,那是因為我喜歡上了一個人。這種事情,沒有人教過我,但是當我遭遇到了,我就很清楚的知道。」
        「所以我才跟你說,保持自然才是最好的方式。」林佳吟轉過頭,面對我。「因為我遭遇過,因為我懷疑過也不安過。所以我知道,這樣對你,真的會比較好。」
        「是是是……」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「所以我說,真的要謝謝妳啊!而且,我想現在,妳已經度過那段時期啦!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,很幸福吧?」
        「嗯?」
        「不是嗎?」我對林佳吟吐了吐舌頭。「妳說喜歡的,不就是阿淳嗎?現在你們再一起啦!應該是很開心吧?像是今天的校外教學,你們兩個都不見人影呢!」
        林佳吟什麼話都沒說,只是默默的看著我。
        怎麼了?
        這種氣氛,好奇怪。
        正當我打算開口講些什麼,破除一下現在這尷尬的沉默時。
        兩道晶瑩的淚水,從林佳吟大大的眼睛旁,緩緩地流下……

※※※※※

        那一天,對於我任何的詢問跟關心,林佳吟都再也不回應了。
        「是阿淳對妳不好嗎?」
        「是我說錯了什麼話讓妳傷心了嗎?」
        「是妳回想起了什麼嗎?」
        我的每一個問句,換來的都只是林佳吟帶著眼淚的微笑。除了這個微笑以外,她不願意再多說任何一個字。
        「李豬頭你就別問了!」林佳吟推了推我。「時間很晚了,你該回家去了,明天還要上課呢!」
        「我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放心!我沒事!我現在過得很好。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就這樣!」林佳吟對著我揮揮手。「快點回家吧!我也要回去了。」
        「喔……那……」我回過頭,也對著林佳吟揮了揮手。「我就先回去囉!晚安。」
        「嗯,拜拜!」
        雖然,心裡面還是有點疑惑,疑惑著林佳吟那突如其來的眼淚。
        但是,我所認識的林佳吟,除非是她願意告訴你,否則你一輩子也沒辦法從她口中問出什麼。
        「總有一天,她會告訴我的吧……」又一次,我很鴕鳥地在心裡面想著。
        那天過後,我們的一切,都沒有太特別的改變。
        一樣的討論功課,一樣的聊天打屁,一樣的,少掉林佳吟跟阿淳。
        不一樣的是,佩珍跟我的互動變多了。
        吃飯、念書、補習、運動……沒有特別的約定,但是,我們就是會一起做這些瑣事。
        每天晚上,我也多了一項工作。
        載佩珍回家。
        當然,我們的這些改變,大家都看在眼裡。
        只不過,當最該有反應的老練,都只有叮囑我好好教佩珍數學時,其他同學,也就沒什麼意見了。
        很快的,畢業典禮。跟著,聯考。
        聯考的試場,就在羅東高中。離我家,只有一道圍牆的距離。因此,大夥兒就自動的把我家當成中繼站。
        「李豬頭,記得要幫我們準備扇子喔!」
        「李阿恆,我們買水去你家冰起來,中午再去你家拿吧!」
        「水怎麼夠阿,我看還得要汽水跟運動飲料才行!」
        「那我們要不要順便放一點布丁之類的,吃些甜的會有助於腦袋思考喔!」
        考試的前一天,大夥兒七嘴八舌的討論著,彷彿我們明天面對的不是聯考,而是畢業旅行。
        這不重要,重點是,為什麼明明就是我家,卻沒有一個人要問我意見啊?
        「不然還有誰家比你家離考場更近?」老忠理直氣壯的問我。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這群傢伙,真的是給你們三分顏色,你們就開起染房了!
        回到家,我把書包一扔,整個人就呈大字型的倒在床上。
        反正都已經是考前的最後一個晚上了,臨時抱佛腳,也沒啥用。還不如,好好讓自己放空一下。
        簽了全班名字的制服,掛在書桌旁的衣帽架上。
        我看著那件制服,國中三年的回憶,一點一點的湧上心頭。
        我想起剛換到林佳吟位子前,聽到的那聲「討厭」。
        我想起第一次,被林佳吟用原子筆戳。後來她嫌不夠,就此改成自動筆,一戳就是三年。
        我想起這輩子第一次替別人頂罪,主角,是林佳吟。
        我想起武荖坑畔的露營,第一次,林佳吟說我有那麼一點不幼稚了。
        我想起國語文競賽,我跟林佳吟一人負責演講,一人負責作文時的分工,更重要的是,林佳吟,成了我當時文章中最重要的題材。
        我想起班際籃球賽,我傳給林佳吟,投進了我們以為會結束比賽的一球。
        我想起,光是為了我的不成熟,林佳吟就在我面前大哭過兩次。
        我還想起畢業旅行,那個由林佳吟跟佩珍一起替我安排的生日禮物。
        我更想起當小貞告訴我林佳吟跟阿淳在一起時,我那毫不掩飾的訝異。
        真是怪了,我是在回憶我三年的國中生活,卻為什麼,到哪都有林佳吟的影子?
        「實在是孽緣阿……」我苦笑著搖搖頭。
        正當我沉醉在自己的回憶裡時……
        「鈴……」家裡頭的電話聲響起。
        「喂?佩珍喔?」我拿起話筒,不假思索的問道。
        「……不是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我是林佳吟。」話筒對面,熟悉的聲音,小小的。
        怪了,我該說說曹操曹操就到嗎?
        現在時間,是晚上十一點。
        林佳吟怎麼會在這種時間打給我啊?

<<待續>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icow 的頭像
dicow

用笑容讓生活更美好~

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