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真的,這句話的出現,比起老練說要把我的那篇文章給全班傳閱,還要讓我訝異。
        我?喜歡林佳吟?
        讓我好好的,想想平常我們的相處模式。對我來說,林佳吟是個|平常總會拿自動筆刺我的暴力女、三不五時在講話中設下陷阱讓我跳的機車女、還有總是把功課還有好榜樣掛在嘴邊的無趣女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會喜歡這樣子的女生?老練你可不可以別鬧了?
        「怎麼?被我戳破了回答不出來嗎?」看我不答腔,老練邊歪著頭,邊不懷好意地問我。
        「老師你開玩笑的技巧越來越差了。」我笑著對老練說。「我剛剛像是WINDOWS內建搜尋系統一樣的搜尋了我整個大腦,發現我根本找不到類似的字眼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真的?」老練還是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。
        「真的!」我用沒有一絲疑惑的眼光看著老練。「根本沒有這種感覺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如果老師是因為那篇文章而有這疑問的話,那我只能說誤會真的大了!」
        「那篇文章會這樣寫,其實只是很純粹的,在我找不太到靈感的時候,看到林佳吟跟邱靜芬兩個在外面,讓我想起了總是被她用自動筆戳而已。」我搔搔頭。「當然,我寫的東西倒不是譁眾取寵的八股文,是的確在跟她變成朋友之後,在想法上有一些改變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但是,到目前為止,『喜歡』這種字眼,我連想都還沒有想過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更何況,我現在說的,並不是只針對林佳吟而已。我上次才被游忠霖他們嘲笑過,我根本連『喜歡』怎麼寫都還不太清楚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老師你放心啦!」我拍拍胸脯。「我完全就沒有喜歡林佳吟的意思,老師你想太多囉!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才問你一句話,你就給我回一大串。」像是早知道我的反應似的,老練打了個呵欠。「說真的,我倒不是擔心你們兩個在那邊跟我玩什麼戀愛遊戲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只不過……」老練放下手上那疊影印出來的稿紙,走到我身旁,拍了拍我。「雖然我相信你自己現在沒有所謂喜歡的感覺。但是,你可能還是要小心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小心?小心什麼?老練這句話,可真讓我頭上問號直冒。
        「有的時候,越是沒感覺……」像是回答我滿臉的疑惑,老練意味深長的說著。「往往,受的傷會越重喔!」
        挖咧!老練不講還好,一講我可就更是滿肚子疑惑了。
        真不知道老練在打什麼啞謎?有就有,沒有就沒有,幹嘛把話講得那麼複雜阿?
        還是說,這就是所謂,大人的世界?
        我還真的是不懂!
        很快的,暑假到來了。只是,對於一群即將面臨高中聯考的學生們來說,這個暑假,有跟沒有基本上沒什麼兩樣。
        暑假開始之後的第二週,我們就要開始為期六周的輔導課。輔導課的內容,不外乎就是國一上下以及國二上所有課程的複習。聯考的科目是國文、英文、數學、自然還有社會,所以我們暑假輔導課的科目,就依照這個方式做分配。
        別看這些課程都是我們之前學過的,要知道,像是數學還有理化這種比較偏理解性的科目,只要懂了就是懂了,複習起來是還好。但是像是歷史地理這種需要背的科目,一次要複習這麼多的東西,整個就是讓我很頭大。
        「欸!李豬頭,你要不要教教我,怎麼背地理阿?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林佳吟小姐,你地理分數從來沒輸過我,為什麼是問我?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不是說你都會用電動來幫助你記憶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那是歷史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如果,連我們班背書最強悍的林佳吟,都對這大量的複習感到苦惱。那麼,其他人對暑期輔導課的內容吸收的多寡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        就在暑期輔導課第一週小考考完之後,老練終於按耐不住,抓著全班訓話了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知道,一次要複習這麼多東西,對你們來說是一種很沉重的負擔。」老練邊在我們大家的桌子旁踱步,邊碎碎念著。「但是,即使是如此,你們也是應該要克服這樣子的困難。因為,你們即將面對的高中聯考,就是得考這麼多東西!」
        「這種事情,已經跟你們『想不想做』沒有關係!這是一個你們閃不掉的挑戰,而你們只能選擇接受!」
        「因此,從現在開始起,你們要上緊你們的發條!」老練越講越激動,順手還拍了一下桌子,嚇了我們一大跳。「我基本上先相信你們的自律能力,所以我再給你們大家一次機會。如果你們到下一次的小考,還沒辦法達到我設定的標準。那麼,達不到標準的人,在下午最後一堂輔導課結束後,通通都留下來晚自習!」
        這下好了,屋漏偏逢連夜雨。一時間沒辦法整理並吸收這麼多的東西已經夠讓我苦惱了,想不到老練居然還只給我兩個禮拜的時間找方法!
        這可不是腦筋急轉彎,我該怎麼辦呢?

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    補完習回到家,老爸整個倒在沙發上,看著他的電視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回來囉!」在學校背了一整天的書,腦子都快打結了。現在的我,只想快點回到房間,在床上什麼都不想地躺著。
        「兒子阿,學校有什麼事情嗎?」出乎意料之外的,老爸把他的視線從電視上移開,轉而面對我。
        這真是怪了,我家老爸之前從來不會去過問我在學校發生什麼事情,即使是上次跟阿萬打架,老爸也只是輕描淡寫地問了句:「誰打贏了?」就沒有再多講話。今天怎麼會突然一時興起想要問我學校的事情呢?
        「沒有阿!」我歪著頭想了想。「還不就只是唸書唸書唸書,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不一樣的事情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這樣嗎?」老爸挑了挑眉。「可是你老師怎麼跟我說,你好像在地理跟公民兩科的成績上,有點退步了?」
        「喔,這個阿……」我搔了搔頭。「的確是啦……老爸你要知道,這次複習的數量,是之前一個學期學的三倍耶!其實我也在想辦法改進,但是還沒找到一個好的方法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難得看你這臭屁小子也會苦惱。」老爸打了個呵欠。「要不要我這個當老爸的,來給你開導開導?」
        「不……不用吧!」我難為情地看著老爸。哎唷喂阿!過去老爸從來不管我書怎麼念的,怎麼今天突然這麼心血來潮了?
        「沒關係啦!」老爸從沙發上站起來,走到我身旁。「走走走!你老爸我啊,雖然是念理工科,可是當年國高中我的社會科可還是都蠻高分的呢!讓我給你好好指導指導,去你房間講吧!」
        歐買尬!我想要先睡一下啊!
        回到我房間,老爸先要我把參考書全部拿出來給他看。他東翻翻西翻翻,看了看我畫的重點跟做的筆記之後,下了一個結論。
        「裕恆你喔!真的背得不夠!」
        什麼?我背得不夠?
        「可是,我每次考試成績都不錯啊!」我忍不住反駁。「就算考再差,好歹也都有個九十幾分。怎麼會說我背不夠啊?」
        「一般的段考,跟你要準備這種大考試不一樣!」老爸語重心長的對我說。「我當然知道,你記憶力不錯。就算是面對一般的段考,你只需要背到這樣,你就可以有好成績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可是阿,你老爸我,以前也犯過一樣的錯誤!」老爸用手指了指我參考書上一些我沒畫到的重點,回憶起了往事。「很多東西,我會以為它不重要,所以我就不去背它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結果,在暑假開始複習起國一國二的課程的時候,你老爸就慘遭滑鐵盧了!不管是歷史、地理還是公民,暑假那時候我可是怎麼複習怎麼個背不起來。每次都是今天念完第一章,明天複習第二章的時候就忘光了。或者是公民好不容易從頭唸到尾,再翻回去前面的時候又全部都不記得了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第一次模擬考,你老爸社會科考有夠差!差到學校老師要跑到我們家來,跟你爺爺告狀呢!」
        「只不過阿,你爺爺,那次也沒有罵我。只是把你老爸帶到學校附近的田埂上,叫你老爸看著這片田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永遠都記得,你爺爺那天對我說:『兒子阿!我們家要供你念書,不容易啊!你也知道爸爸就這麼點錢,念書這種事情,實在是沒有辦法替你操心太多。你如果自己不努力,那還是早點改學其他東西,看是要種田呢,還是想考職校早點出去工作。』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老爸我啊,那時候聽了可真的是很慚愧阿!」老爸大概是講累了,走到我床邊,坐了下來。「讓你爺爺付錢讓我念書,卻沒辦法把成績念好,這對你老爸我打擊挺大的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所以呢!我就開始找念這些要背的科目的方法啦!」老爸伸手指了指我書上沒有畫到重點的地方。「關鍵的要訣就是,這些你以為不是重點、沒有畫上去的,通通都是重點!」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啊?」我狐疑的看著老爸。「老爸你這話,跟說要我把整本課本被起來有什麼兩樣?重點太多就根本不是重點了阿!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或許會覺得荒謬,但是,面對現在的高中聯考,這個做法真的是不二法門!」老爸邊翻著課本,邊跟我分享著他當年的經驗。「像是這些年表,我知道你會去背重要事件,比方說馬關條約簽訂的時間。但是呢,很多時候,考試為了要測驗你們到底準備充不充分,就是會去考你們那些很細微的地方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況且,換個角度想。」老爸站起身來,拍拍我的肩膀。「如果你這些很細微的部分,你都可以準備得很充分的話。那麼,考那些大方向的考題,就根本難不倒你了,不是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嗯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好好想想看吧!」老爸邊講,邊走出了我的房門。「暑假不想留下來晚自習的話,你最好是早點找到克服這個障礙的方法囉!」
        天啊!老練他會不會太大嘴巴?連這個都能講喔?
        不過,老爸給的建議,雖然看似很無理,卻似乎是挺實用的。因為,這的的確確就是我目前遇到的問題。平常段考的時候考比較細,那也還算了。偏偏到了這種總複習的時候,我們學校老師還是喜歡出那種非常細的考題。於是,我就總是在這種很細的年份、地點、人物填空當中,敗下陣來。
        既然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,那麼,就照著老爸說的做吧!反正繼續堅持自己目前的念書方式,大概什麼都不會改變吧!
        這個老爸,平常看他都只會窩在沙發上看電視,想不到還挺有經驗的嘛!
        「那老爸,以前有沒有什麼奇怪的題目,是讓你印象深刻的啊?」看老爸走出了我的房間,順口我就想消遣他一下。「這種吃鱉的經驗,講出來跟你兒子分享一下嘛!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這臭小鬼!」老爸笑著回我。「讓我想想喔!我印象中好像有一個題目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記得那次……好像是問那個明朝還清朝的那個……湯若望哪一年生吧!反正是個很刁鑽的題目啦!別問這些了,還不快點念書!」
        湯若望哪一年生?
        媽阿!沒有這麼巧的吧!

<<待續>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icow 的頭像
dicow

用笑容讓生活更美好~

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