騎車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回想著剛剛。
        「其實阿……我喜歡阿恆你好一陣子了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我對你的那些誇獎,其實都很認真。你真的是很少數讓我可以相處起來很放鬆,聊天起來又一直很有趣的男生。」
        「所以我才說,我很羨慕林佳吟。你們國一國二那樣每天可以一起聊天,我真的羨慕死了!」
        「後來,你坐到我們這邊來之後,我終於有機會可以更認識你一點。而正如我所想像的,跟你相處真的很開心。不是跟你開玩笑喔!我最近真的每天都很期待去上學。」
        「阿恆你可能覺得我很奇怪吧!只不過,同樣是天秤座的你,也許可以更輕易地了解我的感受。」
        「對我來說,最棒的就是可以有一個每天都能帶給我各種不同的視野,又能夠跟我談天說地的人在我身旁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等一下……」說真的,佩珍突然這樣劈哩啪啦講了一大堆,我可是有點暈頭轉向。「是我搞迷糊了嗎?我一直……不,應該說,大部分的班上同學,應該一直以為你跟阿萬比較好吧?」
        聽到我這樣講,佩珍突然很認真的靠過來,看著我。
        怎麼回事啊?
        「李阿恆,你剛剛說的,是你真的這樣以為嗎?」佩珍歪著頭,像是聽到了什麼讓她覺得不可思議的東西。
        「是……是阿!」我搔搔頭,有點搞不清楚這段對話到底哪裡出狀況。「我剛剛講的,有那裡不對了嗎?」
        佩珍把我從頭到腳,又從腳到頭的看了一遍,有點受不了似的搖了搖頭。
        「李阿恆,你怎麼可以這麼頓啊?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我說,你怎麼可以這麼遲鈍!」佩珍癟了癟嘴。「你朋友們都看出來了,怎麼就你還在說我跟阿萬比較好啊?」
        「看出來什麼?」我更困惑了。「我有點不太懂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我應該知道嗎?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看著佩珍一臉無奈,我也只好不好意思地搔搔頭。
        我就不懂嘛!不然呢?
        「李豬頭!你在這裡幹什麼?」
        一陣熟悉的聲音,打斷了我的思緒。
        林佳吟?
        一回頭,林佳吟帶著那熟悉的淺笑站在路旁。
        天啊!沒想到,我剛剛顧著想佩珍的事情,居然無意識的騎到了林佳吟家附近!這裡跟我家,可是完全反方向耶!
        想到我等等得花兩倍的力氣騎回我家,我不禁有點懊惱。
        「李豬頭,你很沒禮貌耶!」林佳吟走到我身旁,用力地拍了我一下。「我都跟你打招呼了,你完全不理我是怎樣?」
        「你哪有跟我打招呼?」我斜眼瞪了她一眼。
        「有阿!」
        「什麼時候?」
        「我不是有叫你李豬頭嗎?」林佳吟歪著頭,似笑非笑。「這就是一種打招呼的方式啦!」
        我無言。
        什麼鬼啊?
        不過,好不容易聽到這種「吟氏風格」的玩笑方式,倒是讓我稍微回憶起了過往的熟悉。
        林佳吟,還是林佳吟。我,也還是我。
        只不過,我們呢?還是以前的我們嗎?

※※※※※

        「說實話,佩珍跟我講這些,先前我是一點感覺都沒有。沒想到,佩珍還怪我說為什麼這麼遲鈍。」
        「其實,我本來就不懂什麼喜歡還是不喜歡的。老忠他們跟我講過好多好多次了,可是我就還是不懂嘛!朋友就都是朋友,哪有他們想的那麼複雜阿?」
        「問我喜不喜歡佩珍……其實我覺得她很不錯啊!開朗、活潑、對我們大家也好。算是一個很棒的女生啊我覺得。只不過,我也不懂怎麼樣才算是喜歡,怎麼樣才算是交往。」
        「談戀愛這種東西,是這樣嗎?是我們兩個都講好說開始了就開始了嗎?開始之後又跟原本的朋友關係有什麼差別?」
        「如果一切都是沒差別的,那,談戀愛是為了什麼呢?」
        大概是太久沒有跟林佳吟談天了,坐在公園的長椅上,我開始劈哩啪啦的講著剛剛經過那段震撼教育的感覺。
        佩珍的確是個好女生,要說喜歡,我也是挺喜歡她的。
        我只是搞不懂,到底什麼叫做交往?我不明白所謂心動的感覺跟朋友的感覺到底差在哪裡?我也不知道當今天佩珍跟我開始談起戀愛之後,我的生活到底有那裡會變得不一樣?
        只不過,這一切,我都沒辦法跟其他的死黨們討論。因為,對他們來說,我的這些想法,很奇怪。
        想想,像是老忠這樣每天在跟我訴說愛情有多麼美好,我又要怎麼在他面前把我的想法向他傾訴?
        只不過,既然在其他人面前,我不知道該怎麼去講這種感受,那為什麼,我又會在林佳吟面前,像是連珠炮似的一股腦兒把我的想法說出來呢?
        大概是因為,我認為林佳吟跟我一樣,對感情絕緣吧!
        「李豬頭,我說你啊,真的很幼稚。」聽完了我所說的一切,林佳吟伸了個懶腰,站起了身子。
        「我又怎麼了?」
        「幼稚阿!」林佳吟癟了癟嘴。「這都快變成你的金字招牌了。」
        我無奈地看著林佳吟,不知道該怎麼回應。
        「像是這種事情,如果你不知道應該怎麼辦,那就讓它順其自然阿!」林佳吟一臉受不了的表情,跟佩珍看起來一模一樣。
        「怎麼個順其自然法?」
        「簡單啊!」林佳吟歪著頭。「你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,繼續跟佩珍當好朋友,這樣不就得了?」
        「嗯?」我還是有點摸不著頭緒。
        「李豬頭,你真的很頓耶!」林佳吟看我沒有反應,又再次露出了那一臉受不了的表情。「你想想,如果在你不確定你喜不喜歡佩珍之前,只因為她給你的感覺不錯,擬就答應她說要交往。這樣,你反而會傷害到佩珍你知道嗎?」
        「傷害?」
        「對阿!傷害。」林佳吟的表情很認真。「因為女生都很敏感,你如果不是真心的喜歡她,她一定可以感覺得出來。」
        「是喔……」我搔搔頭,被搞得更迷糊了。
        怎麼可以這麼複雜阿?
        「不過,其實,剛剛跟你講的事情,也是有風險的。」林佳吟看著我。「你完全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,有可能會讓佩珍覺得你在拒絕她喔!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這種狀況真的比較麻煩。」林佳吟不理會我,繼續自言自語著。「特別是像李豬頭你這麼幼稚,一個不小心,一樣會傷害到佩珍。」
        「欸!我說林佳吟你不要一直在那邊自言自語嘛!」我鼓著嘴巴表示我的不滿。「你一下說這樣不行,一下說那樣不行,這不就是告訴我不管我怎麼回應,佩珍都非受傷不可了?」
        「李豬頭你很煩耶!」林佳吟不耐煩地揮了揮手。「你讓我想一下啦!傷腦筋的人又不是你!」
        挖咧!這下換成怪我很煩了。
        是誰剛剛東講一個做法西講一個做法,偏偏兩個做法還互相排斥不相容的啊?

<<待續>>

全站熱搜

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