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講完自己的名字,話筒對面,一陣沉默。
        怎麼回事啊?
        「欸!我說林佳吟你幹嘛都不說話啊?」我有點不耐煩。「你這樣很像那種半夜的恐怖電話,打過來都沒聲音的那種耶!明天就要考試了,這樣不好玩喔!」
        「你也會怕恐怖電話喔?」林佳吟輕輕地笑了笑。「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嗎?」
        「誰說我天不怕地不怕了?」我倒在床上,伸了個懶腰。「而且,與其說害怕這種恐怖電話,還不如說是接到的時候感覺會不太舒服。」
        「不太舒服?」
        「對啊!」我忍著笑。
        「怎麼個不舒服法?」
        「就……覺得話筒的對面,是個變態在跟我講話啊……」
        零點五秒的沉默。
        然後,兩個人都哈哈大笑。
        這種智障到家的對白,這三年來,總是圍繞在我們兩個身旁。也虧得一向表現成熟的林佳吟可以忍受,忍受這麼幼稚的邏輯。
        「好啦!到底是要找我幹嘛?」好不容易止住了笑,我坐起身。「不要告訴我你是因為明天要考試,太緊張睡不著,才要打電話找我喔!」
        「你怎麼知道?」林佳吟的聲音,聽起來有點調皮。
        「欸!你不是認真的吧?」我搔搔頭。「現在是晚上十一點耶!你該不會是忘記我們明天早上七點要先去學校教室集合吧?」
        「那有差嗎?反正你媽會叫你起床阿!」林佳吟倒是挺理直氣壯的。「更何況,聽聽我講話你又不會睡不著,幹嘛那麼緊張啊?」
        挖咧!所以是專程打來找我聊天的就是了!
        不過說也奇怪,林佳吟這傢伙,一向都把考試看得非常重要。我還記得她還坐在我後面的時候她曾經跟我說過,每次只要是要考試,前一天她一定都早早上床睡覺。
        「我寧可隔天早上四點爬起來再複習一遍,也不要有睡過頭的壓力。」說這句話的時候,林佳吟的臉很認真。
        那,明天是高中聯考,這小鬼怎麼會都十一點了還不睡覺,還打電話找我聊天呢?
        「欸!李豬頭,你睡著囉?」話筒另一邊,林佳吟的聲音,聽起來有點不滿。
        「沒……沒有啦!」
        「那你幹嘛一陣沉默?」
        「我只是在想……」我站起身。「為什麼你會這時間打給我?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因為阿,每次你都說考試前你一定會設法養足精神。」我在房間裡頭踱步。「現在都已經十一點了,妳還說要打來聊天,這實在是很不像妳。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欸!是換妳睡著囉?」我笑著說。「阿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?」
        「李豬頭,給你一輩子,你大概也沒辦法理解像我這樣的少女到底在想什麼。」林佳吟嘆了口氣,聲音聽起來有點無奈。
        「我又怎麼了?」
        「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。」林佳吟頓了頓。「明天是高中聯考耶!我當然會緊張啊!誰像你那麼豬頭,說睡覺就睡覺啊?」
        喂喂喂!有人這樣講話的嗎?
        「是是是……」我打了個呵欠。「那,我們的林佳吟大小姐,你是打算要聊什麼?」
        「很沒誠意耶你!居然還打呵欠!」
        「阿你剛剛不就說我很豬頭,說睡覺就睡覺?」我再度呈大字型的倒回床上。「那我只好恭敬不如從命,倒在床上等著跟你說晚安阿。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李豬頭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怎樣?」
        「你真的很欠扁!」
        不過,說真的,在林佳吟跟阿淳,以及我跟佩珍交往之後,像現在這樣子的閒扯淡,在我們之間實在變得少之又少。
        這通電話,讓我有種懷念的感覺。
        「欸!李豬頭,你還記得我們大家第一次去露營嗎?」
        「記得阿!怎樣?」
        「那一次,是我第一次對你這個人改觀。」
        「什麼鬼啊?」我大笑。「我是很糟糕就是了?」
        「有點喔……」話筒的對面,林佳吟憋著笑。「你給我的第一印象,就是臭屁又愛講話,還很愛出風頭。如果要我評論的話……的確是挺糟糕的!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林佳吟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怎樣?」
        「欠扁的是你吧!」
        這個林佳吟,也不想想我都這麼愛睏了,還硬撐著陪你聊天。
        就算是妳不懂什麼叫做感恩圖報,好歹也別那麼機車吧?

※※※※※

        「……林佳吟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怎樣?」
        「我說阿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嗯?」
        「妳知道現在幾點了嗎?」
        說真的,也不是我不願意陪她聊天。
        可是,明天是高中聯考阿!
        哪有人高中聯考前,最該養足精神的這個晚上,還會講上半個小時的電話,然後拖到都十二點了還不睡覺的啊?
        「李豬頭,你累了喔?」林佳吟的聲音,聽起來有一點點的失望。
        「也不是啦!」我打了個呵欠。「只不過,我是覺得妳也該睡覺了吧?明天,可是我們很重要的一個日子耶!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妳想想,妳國中努力了三年,不就是為了應付這場仗嗎?」我吞了吞口水。「要是妳明天不小心睡過頭,結果因為這樣考不好,或是甚至考試遲到而無法進入考場,那不是很虧嗎?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說真的,我不是不想跟你聊天啦!」我搔搔頭。「我只是覺得,我們永遠都會是朋友阿!要聊天,妳只要打通電話來,我都可以陪妳聊。
        「可是,明天的這場仗,一年就這麼一次。一旦沒有打好,可就會害妳浪費一年耶!耽誤到少女的青春,我可是擔當不起阿!」
        「噗哧!」一直沉默著的林佳吟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「真有你的,哪像你講得這麼嚴重啊?」
        挖咧!這還叫做不嚴重喔?
        那我還真不知道,怎樣的事情才叫做嚴重?
        「不過,謝謝你。」
        「嗯?」
        「謝謝你,陪我聊這麼多。」林佳吟笑著說。「也謝謝你,這麼替我著想。」
        「呃……」
        這句「謝謝」,突然從林佳吟口中冒出來,讓我有點不知所措。
        「今天晚上,我看著我那個寫滿大家簽名的制服,我回想起了很多很多這三年的生活。」林佳吟慢條斯理的說。
        「我想到大夥兒一起去露營,一起參加班際籃球賽,還有被老練逼得要死的國語文競賽。很多事情雖然很辛苦,可是都讓我收穫很多,回憶也很多。」
        「畢業典禮,我沒有哭。因為我覺得,大家都能夠順利畢業,邁向下一段人生的旅程,是值得開心的事。所以,我不哭,我想笑著跟大家珍重再見。」
        「但是,想到之後大家不會很常碰面,想到也許跟大家三年的友誼,會只是曇花一現的時候,我還是覺得很難過。」
        「剛剛跟你說,我是因為緊張明天的考試所以睡不著,是騙你的。我只是沒辦法處理我剛剛講的這些情緒,所以,想聽聽你的聲音,跟你講講話。」
        「畢竟,你參與了我國中生活最精采的那部分。畢竟,你是我在國中三年裡,最最重要的好朋友。」
        「對不起,李豬頭,常常欺負你。」林佳吟吸了吸鼻子。「還有,好朋友,謝謝你!」
        手握著電話,我的眼眶,有一點濕潤。
        我絕對不是一個愛哭的人。
        開玩笑,之前跟阿萬單挑的時候,被打得那麼慘,我也沒掉過一滴眼淚。
        只不過,我跟林佳吟之間的回憶,實在是太多太多。
        多到,這些回憶,快要可以代表我整個國中三年的生活。
        也許,我們相處的時間,會隨著時間的過去,越來越少,越來越少……
        但是,我會記得。
        每一件事,我都會記得。
        畢竟,我這個天秤座,可是以記憶力好而著稱呢!

<<待續>>

    全站熱搜

    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