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所以咧,我們要怎麼辦?」
        我的一句話,讓三個人面面相覷。
        「是可以考慮要不要賭一下啦……」老忠看著我。「反正,也只有一隻。而且通常烏秋都比較傾向是嚇我們,不是真的攻擊。」
        「可是……」我轉頭看向佩珍。「我是無所謂,要是牠攻擊的是佩珍那怎麼辦?」
        「應該不會啦!」老忠笑了笑。「你看你的相對位置比佩珍高,要也是先啄你啊!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好啦好啦!」佩珍看我們兩個沒有結論,在我們眼前揮了揮手。「我說,我們就這樣衝過去阿,哪有什麼好怕的?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我跟老忠異口同聲。
        「就是這樣!」佩珍伸手拍了拍我。「司機,請用最快的速度通過前方障礙,謝謝!」
        我跟老忠對望了一眼。
       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啊?
        「好吧!」我苦笑的踩上了腳踏車踏板。「坐穩囉!我們衝過去。」
        佩珍這小妮子,怎麼完全沒有感覺到危險或是害怕的感覺啊?
        很快的,我們這兩台車,就通過了烏秋所在的樹梢。
        出乎意料之外,那隻烏秋就只是這樣站在樹梢,歪著頭看著我們。除了不時發出幾聲叫聲外,一點動作都沒有。
        「看來我們是沒有危險了。」我鬆了一口氣。「可能還沒有完全到牠們的繁殖期吧!」
        「我看不是吧!」老忠哈哈大笑。「根本就是你被地科老師給唬了!」
        「是嗎?」我斜眼看著老忠。「不然,你帶種的話,就對著烏秋比個中指,順便罵幾句髒話阿!」
        「罵就罵,誰怕誰啊?」老忠轉頭,用很誇張的動作對著剛剛那隻烏秋比了個中指。「死烏秋,老子才不怕你咧!幹!」
        說時遲,那時快。在樹梢上的烏秋,突然鼓動了雙翅,就這麼騰空飛了起來。
        跟著,我就看到牠,對著我們俯衝了下來。
        「快閃阿!」我大喊,跟著就使盡吃奶的力氣狂踩著腳踏車的踏板。用這輩子大概最快的速度,往河堤的盡頭全力衝刺。
        「哎唷喂阿!」老忠發出了一聲哀號。
        馬的,看來老忠是被烏秋追上了。
        不過,載著佩珍的我,可沒空回頭去理會老忠。
        畢竟,要是我這車被追上了,可不是只有我會被烏秋修理一頓。
        過了一會兒,我跟佩珍這車,騎到了河堤的盡頭。
        「我想,烏秋應該沒有追過來了吧?」佩珍小聲地說著。
        我轉頭,正好看著老忠緩緩地騎過來。
        「感覺如何?」我幸災樂禍地看著老忠。「跟烏秋的第一次親密接觸耶!」
        「我去你的!」老忠對著地上吐了口口水。「馬的,也不知道為什麼,那烏秋死命地只攻擊我!起碼啄了我四次吧!」
        「真的假的啊?」我端詳了一下老忠的頭。「我看你沒啥傷痕阿!」
        「馬的,就算有也是在頭頂阿!」老忠捶了我一拳。
        看來,烏秋應該真的只是嚇嚇老忠罷了。
        不然,以我之前在書上看到的圖示,烏秋那尖銳的爪子跟啄子,要是真的攻擊到了,我看至少會流血!
        「好啦,別說那麼多廢話了!」老忠揮揮手。「我倒是比較奇怪,為什麼你們都不會被追擊阿?我一開始還騎得比你們快耶!」
        「我也不知道阿。」我聳聳肩。「我只知道要死命地踩腳踏車。」
        「其實……」佩珍笑著拍了拍我。「我可能知道原因喔!」
        「喔?」我跟老忠異口同聲。「是什麼原因?」
        「該不會……」老忠裝模作樣地撥了撥頭髮。「是因為我比阿恆帥吧?」
        「才不是咧!」佩珍對老忠扮了個鬼臉。「最好是你有比阿恆帥啦!」
        「那不然是啥原因?」老忠不服氣的鼓著嘴。「明明我就是比阿恆帥沒錯啊!」
        「你真是自信過剩。」佩珍無奈地搖搖頭。「好啦!那是因為,我有稱讚牠喔!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我有稱讚牠阿!」佩珍又重複了一次。「我有在心裡說,牠唱歌很好聽,還有長得很漂亮喔!」
        再一次,我跟老忠面面相覷。
        這是啥鬼理由阿?佩珍你也太有童心了吧?

※※※※※

        「哇!吃得好飽喔!」老忠一臉滿足樣。
        香廚,就位在北成國小旁邊。那邊的臭豆腐,味道真的是非常的特別。
        一般的臭豆腐,雖然說越臭越好吃,但是,如果跟蒜蓉醬油沾在一起,臭豆腐的味道在口中會被蒜蓉醬油給蓋掉。可是天廚的臭豆腐,就是很神奇。那臭豆腐的味道,不但不會因為搭配蒜蓉醬油而被掩蓋。相反的,還會因為沾了蒜蓉醬油而越來越香!搭配老闆自己醃的泡菜,再加上一碗米粉羹,這可讓老忠、我跟佩珍三個吃得飽飽飽。
        「其實……我是第一次來吃這家耶!」大概是天氣熱外加剛吃飽,佩珍的臉紅通通的。
        「真的假的啊?」老忠像是看到稀有動物。「這麼好吃的東西,你居然到今天才第一次來喔?」
        「真的阿!」佩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「之前跟小貞他們每次要吃什麼東西,都是去羅東夜市嘛!我家那邊那麼遠,沒事根本不會來運動公園這邊阿。」
        「實在是很懶阿……」老忠搖了搖頭。「但是真沒想到,妳這麼懶,偏偏還很瘦。這實在是有點不太公平。」
        「真的嗎?游忠霖你真的覺得我很瘦嗎?」佩珍大概是聽到關鍵字,眼睛裡有點閃閃發光。
        奇怪了,女生好像聽到人家說她瘦,都會變得很興奮。但是聽到人家說她胖的話,十個女生裡面,只怕有十一個會變成母夜叉。
        這有什麼差別嗎?胖就是胖,瘦就是瘦阿,健康不就好了?
        不過我必須要說,要是有個女生,身材跟我們的小涵同學一樣,那我的確是同意,她要對「胖不胖」這件事情多在意一點……
        「欸!李阿恆,你在想啥?」佩珍歪著頭看著我。
        「呃……沒事沒事!」我甩了甩頭。「只是在發呆而已。」
        「是喔?那你覺得游忠霖講得對不對?」
        「什麼東西對不對?」
        「他說我很瘦耶!」
        「呃……」我有點無言。「這不是很顯而易見的事實嗎?」
        「真的喔?哇!」佩珍用手摀著嘴巴。「我超級開心的!」
        哇靠!救命喔!
        蔡佩珍同學,我說……你該不會還想要灑花轉圈圈吧?
        真是夠了!
        「我說,佩珍你幹嘛這麼高興啊?」老忠有點疑惑。「你的反應有點大喔!」
        「因為因為,連阿恆都說我很瘦阿!」佩珍的大眼睛轉了轉。「這樣,我就覺得,我是真的算瘦了,所以很開心啊!」
        「這樣啊……」老忠搔了搔頭。「只不過,不對阿……為什麼你非得要聽到阿恆講,你才肯相信啊?我講不算數就對了?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游忠霖你講的話能信嗎?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」
        佩珍的這個反應,差點害我把最後一口的米粉羹給噴了出來。
        老忠阿老忠,你平常嘴巴那麼賤,現在嘗到苦果了吧!連佩珍這種平常不跟我們鬥嘴的都會開始嗆你,看你做人有多失敗!
        回到學校,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。除了幾間有晚自習的教室燈火通明以外,整個校園裡頭黑漆漆的,有那麼點陰森的氣息。
        也許就是因為這種陰森的氣息,才讓平常的鬼故事,不是發生在軍中,就是發生在校園吧!
        「阿恆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嗯?」
        「你可以……稍微陪我一下嗎?」佩珍雙手合十。「我要打個電話給我媽,請她來接我。」
        「那有什麼問題?」我笑了笑。「反正我今天又不補習。而且,這麼晚了,有紳士風度的騎士多少是得保護公主一下吧?」
        「真的嗎?」佩珍聽到我答應,笑得很開心。「那我先去打電話囉!不好意思啦!」
        等佩珍走遠了,老忠靠到我旁邊,勾住了我的脖子。
        「李阿恆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死老忠,怎樣?」
        「你不要害我吐……」
        「……三小?」
        「幹!還裝死!」老忠大笑著捶了我一拳。「你剛剛講那句話有多噁心你說說。」
        「啊?」
        「還有風度的騎士咧!」老忠抱著肚子假裝嘔吐。「九點半花系列都沒像你這樣演的好嗎?」
        「幹!死老忠,你再亂講看會不會被我扁!」我有點臉紅。「那……那只是開個玩笑而已!沒有任何意思!你不要想歪!」
        「是是是……」老忠拌了個鬼臉。「我只是沒料到原來李阿恆你喜歡肉麻當有趣……唉唷!」
        不等老忠講完,我伸手就賞了老忠一拳。
        只不過,這拳的力道,比起過往來得輕了些。
        「我以前,會開這種玩笑嗎?」邊扁著老忠的同時,我不禁默默地在心裡想著。
        怎麼回事啊我?

<<待續>>

全站熱搜

dic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